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河北频道>>头条新闻
武安煤气泄露死亡名单从7骤增到21的背后
http://www.hebei.com.cn 2010-01-31 13:10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灾祸降临,无良者为了逃避责任竟然玩起了数字游戏。2010年1月7日晚,武安市普阳钢铁公司有关涉案人从“瞒报”再到“坦白”经历了3天的矛盾煎熬之后,摊给公众面前的竟然是:从7条骤增到21条的鲜活生命,顷刻之间变成了苍白、冰冷的数字。

  惨剧,深深地震撼并刺痛着人们的同时,抢救伤员、调查取证、安抚家属、商议赔付、应对媒体……以矿产闻名的武安陷入一片忙碌中。

  在问责机制越来越健全、惩处力度越来越大的大环境下,为什么瞒报事故的问题仍然敢于顶风而上?

  死亡人数和调查组级别同时上升

  1月日9日,武安最高气温降至-4℃。普阳钢铁公司门前,几个工人呵着热气正围观着新张贴出来的“公告”。旁边两个保安机警地打量着靠近的路人。

  “2010年1月4日11时45分, 武安市普阳钢铁公司正在施工的转炉发生煤气泄漏事故,造成21人死亡,9人受伤。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理》的规定,河北省人民政府成立了普阳钢铁公司‘1.4’事故调查组。为了使事故调查工作顺利进行,欢迎知情者提供事故相关情况。”

  记者注意到,公告中公布的受理举报人是省安监局事故调查处处长左文兵,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省政府普阳“1.4”事故调查组副组长。

  而两天前,紧邻着这张公告旁边邯郸市“1.4”事故调查组张贴的“通告”依然还在,只是上面的事故描述中的还是“7人死亡,9人受伤”。死亡人数和调查组级别的同时上升,让武安市普阳特大煤气泄漏事故增添了几分紧张氛围。至于伤亡数字会否再有变化,尚有悬念。

  据记者了解,省政府新成立的调查组由安监、公安、检察、建设等系统人员组成,将围绕事故发生的原因、伤亡人数、瞒报细节、是否还有瞒报、事故责任认定等情况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而对事故善后工作则交由武安市负责。

  普阳钢铁公司位于武安市的阳邑镇,因为该企业的存在,这里有“十里钢城”之称。这里大片厂区生产依旧,似乎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每个进出门口人们已司空见惯的警示牌“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戳在那落满了飞尘。

  厂区铁栅栏外,两条新挂出来的大红横幅显得格外扎眼,“生命至高无上,安全责任为天”;“事故教训是镜子,安全经营是明灯。”一位死者家属指着横幅愤愤地告诉记者,“全都是做样子!他们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儿!”

  泄露事故的准确地点在普阳南坪钢厂。因为这里是钢厂的巨型煤气储气罐所在地,每隔不远的位置都悬挂着“重大危险源警示牌”。5天前,就是在这里21条鲜活的生命已经,永远地离开这这个世界和他们的家人。

  记者看到,戒备森严的普阳南坪钢厂不时有警车出入。

  每一死者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坍塌

  北丛进村与普阳厂区近在咫尺。每天都要呼吸着飞扬的粉尘,出事那天泄露的煤气让村民们嗓子眼发干,引起阵阵激烈的咳嗽。听一村干部说,2000多人的村子中,至少有上百人在普阳上班。

  污染和就业、危险和生存是两对矛盾。北丛进村与普阳钢铁有着这样的密切而不协调的关联。

  38岁的汉子田会平,是这次煤气泄漏事故中的遇难者之一。得知这个噩耗,妻子温红梅一下子病倒在床。床前14岁的儿子和5岁的女儿,眼巴巴地看着妈妈。

  在屋子里一声不吭走来走去的白发老人,是田会平78岁的老父亲。失子之痛,无法用语言形容,老人干瘪的身子和有些发颤的双腿强撑着,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倒下,现在家里需要支撑。

  在田会平的遗物中,有张编号是0216的上岗卡,照片上的他面带微笑。十年来,就是这个上岗卡伴随着田会平打拼在普阳钢厂,每天早出晚归,为的就是一家老小的温饱和安康。

  普阳钢铁公司是一家钢铁产能600万吨、职工8000余人的特大型民营企业,今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是武安市的重点利税大户。这里的职工家在附近好几个县域,在就业难的大背景下,能到这里上班甚至还是好多农村青壮年的梦想。

  22岁的涉县南港村小伙子王悦钢,高中毕业后为了学得一技之长又上了县职中。因为家庭条件比较清苦,和同龄孩子相比王悦钢懂事比较早,在学校不仅是班干部,还入了党。或许是名字中有个“钢”字得缘故,性格刚强的他,为了早上班挣钱养家,进钢厂上班也成了他的追求。

  正当梦想如愿以偿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刚刚上岗不到两个月的小伙子也成了这次煤气泄漏事故中的遇难者之一,如花的生命嘎然而止了。“还我儿子啊!还我儿子啊!”母亲陈庚鱼一见记者,从床上猛然坐起来惊惧地抓住记者的手死死地不肯放开,面色憔悴的她声嘶力竭,失声痛苦。守在旁边的亲戚告诉记者,自打得知儿子出事的消息,她就精神崩溃了,只要是见到生人就是这句话。整天不吃不睡,不分昼夜就是干嚎。

  负责照顾陈庚鱼的亲戚们不时把米汤放到她的嘴边,却被推洒了。亲人们最担心的是,本来就有心脏病的她,也要随着儿子的出事搭进去。王悦钢的父亲和爷爷奶奶,三个人躺在另一个屋子里。有亲戚们不时地给三个极度痛苦中的家属用湿毛巾擦拭额头。“孩子是4号出事的,我们5号中午才得到通知,孩子的父亲母亲和爷爷看到尸体的时候,都当场昏厥了过去,现场惨不忍睹,太惨了啊。”王悦钢的大伯王海如不无遗憾地告诉记者,如果不出意外,春节之后王悦钢就要结婚了。

  家里刚准备好的结婚家具还没有打开塑料包装,新买的沙发上堆着王悦钢生前获得的荣誉证书和照片,新房里冷冰冰的。

  公司门前张贴的举报公告事故发生后,企业打出的安全标语

  死人和尸体转移这已不新鲜

  “最早看到报道说这次事故死亡是7人,我觉得普阳的领导良心完全丧失尽了。”采访中记者遇到了“1.4”泄露事故的现场目击人郑直(化名),他在普阳是一名电工。

  因为遇难者中有郑直的亲戚和朋友,休假在家的郑直情绪一直很低落。

  郑直回忆说,那天他正在厂区干活,突然在对讲机里听说2号转炉出事了,他赶紧给正在那里施工的亲戚打电话,结果没人接。预感不妙的他马上冒着中毒的危险往现场跑,看到现场一片混乱。“当时的救援设备太掉链子了,中毒急需氧气,厂区内用于急救的部分氧气瓶内却无氧,想用天车从锅炉里提升遇险者,遥控器却电量不足,还是我现场帮着换的电池。”让郑直最遗憾的是,正是在这忙乱的耽搁中,除了那么多工友,自己的一位亲戚也中毒身亡,尽管在送医院的路上,他一遍遍地呼唤着亲戚的名字,仍是无济于事。

  在遇难者田会平的家中,记者还惊悉,就在不到一个月前,普阳钢铁公司的一辆运铁水的平板车(车号普00081)和村民田郑清相撞,最终导致田郑清身亡,田家获得赔偿15.7万元。记者还看到了双方的协议书,赔偿方的签字代表是普阳钢铁公司的车队队长孟某。

  “死人在我们这里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这次事故死的人数比较多而已。”采访中郑直向记者披露说,就在1月7日中午,他给遇难的亲戚办理保险时,在武安医院还看到一个同事的尸体被拉走了,“这个人我认识叫乔泰(音),是涉县人,就是在这次事故前不久氮气中毒死的。”郑直证据凿凿,但记者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其实1月5日那天,单位硬要把我亲戚的那具尸体也转移走,但被我强行拦了下来,现在尸体还停在武安医院的太平间2号尸柜里。”郑直伤心欲绝地描述着,不时抹把眼泪。

  事故发生后为什么要转移尸体?当地人的解释是,企业怕遇难者家属联合起来“讨说法 ”,这里的老板们解决善后问题的经验是“单个击破”。“出事后的第二天,我们家属才得到通知,而且竟然是通知我们到邯郸最南部的磁县看尸体。”遇难者王悦钢的大伯王海如百思不解,为什么活蹦乱跳地到武安普阳钢厂上班去了,最终却跑到大老远的磁县医院太平间里成了冰冷的尸体了?莫非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王海如等亲属曾向厂方,要过有关王悦钢的出事和抢救过程的书面材料证明,但一直被搪塞。

  是什么让事故瞒报者铤而走险? 

  泄露事故的第二天,武安就开始了声势浩大的生产安全隐患大排查。事实上,因为武安是个以矿业闻名的地方,安全也是当地政府一贯绷紧的弦儿。那么,在问责机制越来越健全、惩处力度越来越大的大环境下,是什么让事故瞒报者铤而走险呢?“责任事故发生尤其是特大事故的发生,意味着高额的赔偿和法律制裁。相比之下,瞒报更划算。”当地一位熟悉从事矿业经营的老板给记者分析说,首先,事故被瞒报就不会影响生产,而生产就意味着利润。其次,事故瞒报成功后就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按照以往瞒报者的心理,即使被发现瞒报事故,出事的企业也能以“非常手段”将损失和惩处“最小化”。这位老板最后一语道破潜规则:“就那么回事,老板花点钱呗。”

  公开资料显示,普阳钢铁是河北省知名民营钢铁企业,2008年销售收入达151.32亿元。普阳钢铁董事长郭某亦是邯郸当地的明星企业家、邯郸市人大代表,也是胡润钢铁富豪榜中多年的常客。

  而对于矿工们来说,他们更清楚矿业生产的危险。但是为什么还要去做?在当地,没有一技之长的农民只能去做矿工这种体力活。做矿工收入高,如果出了事,还能得到一笔“可观”的赔偿金,至少能给家人留下点什么。记者在离普阳厂区最近北丛进村看到,这里几乎家家住着的都是二层小楼。

  袁爱江是这次事故中的“幸存者”,昏迷一天一夜后苏醒了过来。记者在武安仁慈医院4楼的重症监护外,看到了他的父亲袁起方。面对儿子这场”死里逃生“,袁老汉却乐呵呵地告诉记者,“我们在这里陪床,企业照顾得很好,吃的用的连衣服,全是实报实销。”

  (记者 静冬)

关键词: 武安煤气泄露;死亡名单;人数骤增

稿源: 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 长城网编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