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河北频道>>社会民生>>社会民生
癌症青年想对同学说“谢谢”
http://www.hebei.com.cn 2011-04-20 10:50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再过254天,29岁的赵县青年白伟锋就“三十而立”了;再过100多天,他就能参加同学聚会了。然而身体里癌细胞疯狂扩张的速度,让白伟锋对这一切不敢抱有希望,他可能只剩一个月的时间。

  在与癌细胞抗争的5个月里,同学们的关心和照顾让白伟锋拥有坚持的力量,但参加8月份的同学聚会或许真的会成为奢望。“我想通过青年报,说一些我的心里话,也算是留给他们的一份小小的礼物吧。”白伟锋说。

  他“可能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2011年春天的阳光包裹着赵县第二人民医院,病床上的白伟锋别头看了眼窗外,“已经16天没有晒过太阳了。”

  病床后方的花束上,非洲菊和康乃馨渐渐枯萎。“一会儿喷点水。”白伟锋说,这束花是衡水的一名同学前两天开车过来看他时送的,他很珍惜。每当同学来看望,病床上的白伟锋就会精神很好,然而同学一离开,他就躺在那里默默流眼泪,什么也不说。

  29岁的白伟锋长得很英俊,但因为患了恶性间皮瘤(腹膜间皮瘤为原发于腹膜上皮和间皮组织的肿瘤。临床表现为腹痛、腹胀、腹水、腹部包块,很难诊断),面孔变得清瘦苍白,只有一双大眼睛还透着生气。稍稍隆起的被子掩饰不住下面已经肿胀得如篮球一般的腹部。

  “每天都要抽腹水,一天1000毫升左右,隔天便要输400毫升的血,每天靠抗生素维持。”白伟锋的舅舅冯瑞锁忧虑地说。

  在主管医生眼中,白伟峰目前的状况很不乐观,“可能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未到而立之年 已是癌症晚期

  去年11月6日,白伟锋腹部突然一阵剧痛,之后呕吐不止,整个人几近虚脱。在妻子和父母的强烈建议下,他到赵县第二人民医院做了B超检查,结果显示腹腔中有肿瘤。

  “开始他都没告诉我,说没事儿,第二天早上粥都没吃就又去上班了。”白伟锋的母亲冯瑞果想起当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但她很快转过头去,不让病床上的儿子看到。

  去年11月15日,领到第二份B超结果后,白伟峰在石家庄市一家医院做了手术。因为腹部的肿瘤并不常见,白伟峰和家人到北京咨询了四家医院,病情终于有了定论。

  “恶性间皮瘤。”白伟锋吃力地说出几个字。

  最初住院化疗期间,每当稍微感觉好一点,肚子不怎么疼了,白伟锋就往单位跑。

  作为一个3岁孩子的父亲,即便身体很虚弱,白伟锋依旧咬着牙为孩子做饭。每次看到白伟锋皱眉头,冯瑞果就知道他腹部又疼了,问他,他就赶忙强撑着说没事儿,同时用衣服挡住肚子,“他怕我担心。”

   但癌细胞一步步侵占着白伟锋年轻的躯体。三次化疗过后,白伟锋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头发变得稀少,体重锐减15公斤,指甲因为贫血变得苍白。3月28日,本来要进行第四次化疗,但因腹部积水严重,医生说他不适合再做化疗了,他已经到癌症晚期。

  每次见同学 精神便好一些

   白伟锋是河北省粮食学校1998届的学生。舍友王照波在白伟锋做过手术后便鲜有他的消息。因为白伟锋的电话始终关机,几经辗转,王照波终于从白伟锋的妻子那里听到他得癌症的消息。

  王照波知道白伟锋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当即组织班里的同学捐款。“班里共有52名同学,个别几个实在联系不上,当时一共凑了两万多元。”王照波说。

   “白伟锋心很细,很实在,生活节俭。”另一位同学刘兵说起过去,在电话那端哽咽起来,说几句便哭得说不下去,“每次看望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又瘦了。”

  但是同学们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把消极的情感带给白伟锋。“聊天的时候,我们从不提他的病,都是说高兴的事儿,给他讲个笑话什么的。”王照波说。“男子汉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每次去医院,刘兵他们都这么劝。

   每次见到同学,病床上的白伟锋精神状态都会变得比平日好一些,当着同学的面,他显得很坚强,很乐观。同学走后,他总是默默流泪,一言不发。

  这样的时候,冯瑞果总是爱怜地看着儿子,不去打扰他,“他想到以后不能跟这些同学见面了。”

  买了这辈子第一件羽绒服

  因为月收入不过1500元,白伟锋过得非常简朴。去年春节前,弟弟硬塞给他500元钱,让他买衣服。

  拗不过弟弟,白伟锋最后花300元给儿子买了身新衣服,用剩下的钱给自己买了这辈子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羽绒服。“他当时笑着说,‘我也买件羽绒服穿穿。’”冯瑞锁说。

  有人来看望时,白伟锋也总会努力地笑,但腹部疼痛时他会忍不住眉头紧锁。尽管白伟锋总想让自己看起来好一些,但身体虚弱,每次谈话总超不过10分钟。“真不好意思,我稍微闭眼休息一下就好。”白伟锋总微笑着说。

   嫌在大医院住院太贵,3月3日,白伟锋回到赵县第二人民医院。病情持续恶化,他的饭量也变得很小。

   昨日中午,白伟锋的妻子领着3岁的儿子走进病房,将在石家庄市买的一个汉堡喂到他嘴边。“都吃了吧?”弟弟轻声说。“不了,就一口。”白伟锋咬了一口汉堡,慢慢咽下。

  想通过青年报说些心里话

  上一次同学来看望白伟锋时,提到今年8月份又要举行同学聚会,让他不要缺席。此前每隔几年,班里都要组织一次聚会。

   在生病住院的日子里,白伟锋很感谢同学们的鼓励和支持。“外地的同学经常会寄钱给我,补贴医疗费用,只要有空就会赶过来,同时大家也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鼓励。”白伟锋说。

   可如今,白伟锋感觉,或许自己真的坚持不到同学聚会的日子了。“我现在不能长时间说话,会喘,手机都是我弟弟帮我接。”班里有50多名同学,白伟锋没有精力一一打电话表示感谢了。

   “我想通过青年报,说一些我的心里话,也算是留给他们的一份小小的礼物吧。”说着说着,原本微笑着的白伟锋,眼角突然滚落一滴清澈的泪珠,他赶紧用手边的毛巾把泪拭干。 

  白伟锋想对同学们说——

  感谢你们这几个月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因为有你们,我始终努力坚持着。今年的同学聚会,我可能真的去不了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我也尽力了,挺满足的。有你们这些同学,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我不会说什么华丽的语言,只想用最朴实的话表达我的感谢,希望每一个同学都能健康、幸福地生活。(记者高菲)

关键词: 癌症|同学

稿源: 河北青年报
责任编辑: 解哲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