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河北频道>>经济快讯
菜贱?菜贵? 芹菜价是这样涨成的
http://www.hebei.com.cn 2011-04-25 09:09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日,山东、河南、北京多地部分蔬菜价格迅速下跌,出现“卖难”现象,引发人们的持续关注。受近年菜价高涨、流通环节成本过高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蔬菜市场出现“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怪圈。本地蔬菜市场的情况如何,记者昨日进行了一一探访。

  1 蔬菜收获季菜农被迫外出打工

  人物:菜农郑江海

  地点:邯郸永年县宋寨村 

  芹菜卖出价:几分钱一斤,不到往年的一半

  上个月,邯郸的郑江海来到内蒙古打工。这个季节,郑江海本应留在永年县宋寨村的家中,因为家里种的菜到了收获的时候。但远在内蒙古的郑江海,现在一想起这事儿就心烦。

  困扰郑江海的是“今年的菜根本没法卖”。他说,今年来收菜的经纪人少得可怜,连往年卖价最好的芹菜,今年也只能卖到几分钱一斤,还不到往年的一半。

  “前些年,地里的菜还没完全熟透呢,就有人来问,还有预订的。”郑江海说,往年收成好的时候,家里一年能挣个两三万元。

  “几分钱一斤咋卖?连化肥、水费啥的都不够。”郑江海说。今年的境况让郑江海一筹莫展,于是他远赴内蒙古,“不得不出去挣些钱回来。”

  种了一辈子地的郑江海更愿意本本分分地种地养家,但赔本的事,不能干。“明年再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就……”郑江海没有把话说完,但他说,在老家像他这样,种地热情遭受打击的不在少数。

  2 收菜的经纪人只有往年的一半

  人物:经纪人魏红卫

  地点:邯郸市永年县南大堡菜市场

  芹菜收购价:最贵时一毛钱,以前一斤七八毛

  魏红卫是邯郸市永年县南大堡菜市场收菜的经纪人,郑江海家就是他收菜的农户之一。魏红卫告诉记者,今年来收菜的经纪人只有往年的一半,蔬菜滞销,价格自然就会下降。

  “以前经纪人收芹菜,一斤七八毛,今年最贵时也就一毛钱。”魏红卫说,每斤芹菜给批发商时加1分钱的代办费,碰到老客户代办费连1分钱都不到。

  在魏红卫看来,菜价有所波动是正常的。他说,由于前两年蔬菜价格持续走高,再加上去年韩国的泡菜危机,刺激了菜农的种菜积极性,“菜农没有计划地大面积种菜,哪个卖得好就种哪个。”盲目种菜造成的供大于求,这种情况在魏红卫的经验范围之内,但他还是没有料到,今年的情况会如此严重。

  魏红卫说,造成这种情况,与气候也不无关系。“往年都是南方的菜先上市,等到收尾时北方的菜才开始上市,这样时间错开,蔬菜的销量才会好,而今年由于气候异常,南北方的菜几乎同一时间上市,这样外地的经纪人就可以省去运输费就近收菜,造成本地蔬菜滞销。”   -文/本报记者乔林实习生张蓓

  3 挣钱太少不愿意进太多菜

  人物:批发商马礼贤

  地点:石家庄桥西蔬菜中心批发市场

  芹菜价格:一毛收进,两毛卖出,最多到三毛五

  干了8年蔬菜批发的马礼贤是邯郸永年县人,他的菜基本上都是从永年拉过来的。“从来没有遇到芹菜这么便宜的时候。”马礼贤说,他现在每天从永年县批发5吨左右的芹菜。

  “我批发的芹菜是一毛一斤,向外批发,一般是两毛一斤。”马礼贤说,偶尔情况好的话,能批到两毛五到三毛。看似每斤能挣一毛五到两毛,但加上成本就不合适了。

  马礼贤说,运输的油费和人工等成本上涨,总的成本核算下来,每运一斤菜成本要涨差不多一毛钱。按照这样计算,两毛一斤批发的话,他基本上是保本走的。“因为挣钱太少,批出去的量也没有因为价格便宜而增加,我也不愿意进太多菜。”马礼贤说。

  记者询问了桥西蔬菜批发市场多家主营芹菜的批发商,芹菜目前的批发价钱基本在两毛到三毛五之间,根据零售商的进货量价钱有所差别。-文/本报记者蔡丽实习生安冬梅

  4 摊位费等成本高 “一斤菜就赚两毛”

  人物:零售商吴振国、邱某

  地点:石家庄市槐南菜市场、朝阳路早晚市场

  芹菜价格:每斤七毛至一元

  来自邢台市隆尧县的邱某干蔬菜生意已十年左右,目前在槐南菜市场经营着一个菜摊。在他的蔬菜摊上,芹菜的价钱是七毛钱一斤,而他批发时的价格则是三毛。邱某称,最近天气开始变热,他每天最多进三四十斤芹菜。

  邱某认为,造成“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原因“主要是菜价里加的‘东西’太多了,进货的环节太多。”还有就是摊位租金太贵,让他们不得不把这些加进成本里。

  在朝阳路早晚市场,摊主吴振国也十分认同邱某的说法。吴振国告诉记者,虽然现在芹菜进价每斤只有几毛钱,到菜摊上零售卖到一块钱左右也是正常的,“油钱涨了,运费也贵了,还得有损耗吧,算下来一斤菜也就赚两毛钱”。  -文/本报记者任利实习生崔严磊

  专家分析 挤流通“水分” 增抗险能力

  “菜贵伤民,菜贱伤农”,菜农的抗风险能力如何提高?菜价流通中的“水分”如何才能挤出来?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蔺栋华分析认为,菜价下跌大部分会由菜农最终承受,而菜价上涨则由消费者买单。当下的最大问题是流通环节过多,层层加价,价格必然翻番。

  许多菜农反映,他们在蔬菜批发商面前缺乏议价能力,只能被动接受“菜贱伤农”的现实。对此,山东省蔬菜协会秘书长孙继祥表示,应利用协会组织实现小农户与大市场的对接,让信息及时传播,增强菜农抗风险能力。

  在流通环节,政府要担起保护菜农利益的责任,不仅要以保护价解决眼下的菜贱伤农问题,而且要研究“蔬菜收购保护价”的形成机制。此外,必须研究尽快建立大宗蔬菜生产的政策性保险基金。  

  专家提出,权衡抗通胀和提高农民收入的关系,宏观调控要重在落实“两保”,即菜价较低时优先保障菜农利益;菜价较高时保障城市低收入群体利益。

关键词: 芹菜|菜价|菜农

稿源: 河北青年报
责任编辑: 解哲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