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一残疾农民为救遭劫女子被刺身亡[图]
http://www.hebei.com.cn 2011-05-03 14:3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公路上那斑斑血迹,无声地诉说着吴文德的壮举。
图为吴文德残疾证上的照片。牛家林
吴文德驾驶的小型铲车

  5月1日,(河北)藁城南孟村村西公路上,有位女士遭劫,身患小儿麻痹的农民吴文德驾驶着小型铲车挡住歹徒的去路。搏斗中,穷凶极恶的歹徒掏出刀子……这位48岁的残疾农民倒在血泊中,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另一位农民郭峰闻讯而来,再次拦住了歹徒的去路,不幸也被扎伤住院。歹徒逃离。

  现场   一家三代人泪湿衣襟

  昨日11时,藁城南孟镇南孟村吴文德家中。不大的小院里,围满了乡亲,大家都自发帮助料理吴文德的后事。

  吴文德的女儿穿着孝服,痛哭流涕。吴文德年迈的父母默默坐在院子里,吴文德的妻子不断抹泪,眼眶通红。

  乡亲们围在他们身边,轻声安慰。大家口口相传着吴文德的事迹,很多人挑起了大拇指,脸上的表情有敬佩、有惋惜,也有愤怒。

  “我听说这个事后感到很惊讶,听说老吴是为了拦截歹徒牺牲的,他是个残疾人,能这么做实在难得!”“歹徒太可恶了,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抢劫,还杀死了人,应该赶紧逮住他!”“老吴平时为人热心,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倾力相帮,这么热心肠的人,就这么去了,太可惜……”众人议论纷纷。

  女儿讲述   听到呼救后就驾车冲了上去

  19岁的三女儿吴世红事发时跟父亲在一起。

  “大概15时20分,我跟着父亲去村西的一家铁厂清理烟道灰。就在我们拐进厂子院门后,忽然听到外边传来一名女子凄厉的救命声。父亲开着车又返了回来。我也跟出来,看见一个男的在和一名女子厮打,开始我还以为是两口子,可是又不像,后来才知道是抢劫!”

  “那个男的看到有人靠近,便骑上摩托车想跑,父亲开车拦住,摩托车左右拐了两下没冲过去。男子从摩托上下来,爬到车上,与父亲厮打起来。”吴世红说,看见他们厮打在一处,她急忙给堂哥打电话,挂了电话再赶过去的时候,男子已经逃走了,父亲只费力说了句“快给你妈妈打电话”,就趴在方向盘上,再也不吭声了。

  “我看到他左胸部、腹部都在流血,手臂上也满是血迹。”吴世红说,前后也不过两三分钟时间。这时,那名被抢女子也赶过来,拨打了120和110。堂哥赶来后,拦了一辆机动三轮车,把父亲拉到南孟镇卫生院,随后120车辆又拉到藁城市中医院,但是医务人员说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没有救了。

  “工作服、线衣、裤子都被血浸透了,湿漉漉的。”吴文德40岁的爱人王香台哭着说。

  被劫女子回忆   行凶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

  被劫女子小敏(化名)20岁,在北京一家公司做文员,五一回家探亲。她受了伤,脸上、脖子上青了一片,还有些浮肿,左眼眶黑得发紫,眼睛里充满血丝。

  “我去小姨家串门,骑车快到村里的时候,一个骑摩托的中年男子过来搭讪,还问我去哪里。”小敏停了车,回了句:“管我去哪儿啊!”

  谁料男子突然拽她放在前筐里的包,小敏护着包反抗,带子断了,包被甩在地上。此时,男子又伸手拉小敏脖子上戴着的仿金项链,也遭到了她的反抗,男子的情绪随即激动起来,他掐着小敏脖子,冲着鼻子就是一拳,顿时血流了出来。

  “他还把我往麦子地里拖,并且把我摁倒在地上,一拳又一拳朝我脸上打。”小敏拼命反抗,其间有几辆车经过,还有的司机摇下车玻璃看了看,但是没有管就走了。

  “他打了一通,然后起身就跑。”小敏起身给小姨打了求救电话后看到,在距离被抢地点约100米远的地方,男子被一辆铲车逼停。

  小敏赶过去,男子已经跑了,她就急忙拨打了120和110。

  “我被抢劫的过程大约有10分钟,当时喊了好多声,都没有人来救,而最终出手的竟然是一名残疾人。”小敏哽咽地说,当晚录口供到凌晨2点,一早就和父母去吴文德看望,“他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

  接力   另一农民拦截歹徒被扎伤

  小敏的小姨在村里经营一家饭店,29岁的村民郭峰当时正在饭店吃饭,听说这事儿后,操起一根通火的铁棍就冲了出去,迎面遇到行凶男子。

  昨日15时20分,记者在省三院手外科见到了郭峰。他躺在病床上,双手缠着绷带,上面还有斑斑血迹,经过连夜3个多小时的手术,他的手还是生疼,抬起来都困难。“我们向西走不过20米远,那男的骑着摩托就过来了。他下了车,手里拎着一把刀,长约十五六厘米,我用铁棍打了他一棍子,他用刀刺过来,我赶紧向后躲避,摔倒了。他用刀朝我的胸口猛刺,还喊‘让你管闲事’!我用手遮挡,左手掌心都被扎透了,整个过程持续了二三分钟,两只手一共挨了七八刀。”

  “捅了几刀,男子又骑上摩托车,折回向西,沿着一条小路向北跑了。我被送到县医院救治,又连夜转到省三院治疗。”

  据省三院手外科医生于昆仑介绍,郭峰双手被扎伤,左手拇长伸肌腱断裂,右手大鱼际肌腱部分断裂,双手还有多处皮裂伤,如果恢复不好,可能造成肌腱粘连或出现肌腱再断裂情况。

  进展   公安部门正全力侦破此案

  昨日19时30分许,记者联系了藁城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透露,目前藁城市刑侦大队刑警二中队正在全力侦破此案,犯罪嫌疑人还未抓住,“有情况会立即通知。”

  英雄其人   为人处世都是一副热心肠

  “他平时就很热心,朋友也很多,听说这事后,很多人都到他家看望。”村民孙先生说,自从吴文德有了这辆小铲车,乡里乡亲的谁家盖房子、拉东西,都找他借车,他从来不拒绝,也不收一分钱。

  村民贾先生介绍,吴文德腿不好使,可他心灵手巧。他开的那辆小铲车,是他用拖拉机改造的。而且起初他买拖拉机的时候,因为右腿残疾开不了,他就把油门和离合什么的改到手够得到的地方,“干活做事,比常人一点都不差。真是可惜了这个人啦!”

  一位村民介绍,前些年儿子结婚需要很多钱,亲戚朋友该借的都借到了,还是不够,后来向吴文德开口借1000块钱。“没过两天,吴文德就把钱给我了,后来才知道,那钱他是朝别人借的。”

  家里再穷也记着两位老人

  “一周岁的时候,不幸得了小儿麻痹,右腿比左腿短,走路干活都靠拐杖。因为腿不好,小学还没毕业就不上学,帮我们种庄稼做家务,啥也落不下他这个残腿的人。”吴文德78岁的母亲郭大娘抹了把泪儿说,儿子成家立业后,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可是家里有啥好吃的,都想着给他们老两口留一点。

  最苦的年头,他外出打工再忙,过年也回来。大年初一,他带着仨闺女来拜年,磕完头,把新衣服换下来,就又带着妻子女儿,出去打工了。

  四年前,他把老房翻盖一下。前几年,大闺女出嫁了,二闺女和三闺女也长大成人了。眼看日子越来越好,他却走了……

  “大孙女怀孕6个月了。他整天盼着抱外孙,如今闺女快生了,他却闭了眼……”郭大妈哭起来,满头银丝颤抖。

  日子稍好他主动退了低保

  “我去附近厂子上班,他开车倒腾垃圾挣钱,特别累。”王香台说,可她每天下班回到家,丈夫早已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煮了热腾腾的饭,“啥事他都想我前头,对我的体贴关照比对他自己好上千倍万倍。”

  “他命挺苦的,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还得病去世了,留下个闺女。”21年前,王香台嫁给吴文德后,又生了两个闺女。

  “那些年我们日子过得实在紧,有时候孩子的奶粉钱都没着落。”王香台说,1995年,丈夫一场大病,住院整整一年,欠下了五六万元钱的债。为还债,吴文德养起了猪,结果赔了钱。

  之后,他用拖拉机帮人运垃圾挣钱,整天没闲着的时候。近几年,妻子找了个厂子上班,夫妻俩努力拼斗,终于把债还清了。

  吴文德家是多年的低保户,今年4月,吴文德对妻子说:“咱有吃有喝了,把低保退了吧,让给别的人家。”王香台心知丈夫要强,就依了丈夫退了低保。

关键词: 农民|抢劫|身亡

稿源: 燕赵晚报
责任编辑: 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