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故城:全村人走出家门送别遇难村干部

http://www.hebei.com.cn 2011-08-23 11:27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遗体火化当天,村民自发组成车队前往送别。

  昨天(8月22日)已经是第八天了,衡水故城县郑口镇大马庄村人的悲痛还未消散。8月15日的大雨中,党支部副书记赵福来为救助五保户,不幸遭雷击身亡。18日火化那天,全村人几乎都走出家门,自发组成43辆车的车队,为老赵送行。

村支书周世欣哭着送别好兄弟。

  大雨倾盆 他放下电话就出去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周世欣绝对不会打那个电话。“后悔死了,一辈子后悔,一辈子也没想过会出这样的事。”

  8月15日午后,天气阴沉,空气憋闷。15时许,夹着雷声和闪电,人们期盼已久的大雨倾盆而下。大马庄村党支部书记周世欣拔掉家里所有电器的电源,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马上抓起手中的电话。“福来啊,下这么大雨,我怕赵立三房子塌了,你家离得近,过去看看吧。”

  赵福来当时正在家中,“放下电话就出去了,连手机都没拿”。儿媳韩冬梅说,“这是常有的事,谁家有啥事需要帮忙,我爸从来不说等会儿再去。”

  赵福来是村党支部副书记,又是村里的电工,村民免不了有事找他。这一次,他去救助的是五保户赵立三。

  轰隆一声 兄弟俩被雷击倒

  “他(赵立三)71岁了,土坯房几十年了,这么大雨,确实有危险。”15时25分许,赵福文听见有人敲门,开了门又不见人。他走出巷子,看见哥哥赵福来身穿雨衣的背影,“我一看就知道是啥事了”。

  赵福文举着伞,追着哥哥到了赵立三家。“院子里面全是水,直往他屋子里灌。”赵家兄弟俩先是进屋看了一眼老人,然后找东西挡在门槛。

  此时的大马庄,白昼如夜,电闪雷鸣。兄弟俩只顾着干活,没有什么对话。

  “叔,先去我家吧。”赵福来对站在屋门口的赵立三说。

  赵福文准备和哥哥一起搀赵立三离开。“我俩刚要进屋,就听见轰隆一声……”赵福文被雷击倒,他看到哥哥躺在地上,赵立三站在原地,吓呆了。

  赵福文醒来时已经在县医院。当天晚上,有人告诉他,赵福来去世了。那天晚上,赵福文一句话也没有说。

赵福来穿的拖鞋被雷击穿。

  忠厚热情 服务17年的电工

  赵家四个孩子,赵福来是老大。他17岁时,父亲去世。“他是顶梁柱啊。”赵福文比哥哥小四岁,“他一直照顾我,啥事都是。”

  兄弟俩性格内向,话都不多。“姐姐家盖房,几乎都是我哥在张罗,他就是那种人,啥话也不说,就是干活。”

  年轻时,赵福来除了干农活,还到县城一家工厂打过工。后来工厂倒闭,赵福来失业。1994年,村里的电工去世。人们说,“或许福来能接班。”

  “大家就是看中他忠厚老实,又热情。”村民王风义说,“其实他的用电知识并不多,主要是上岗以后现学的。”

  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赵福来就会向人讨教。“既然干了,他肯定得干好,不能让人说他不行。”赵福来的儿子赵明说。

  “他这人就是这样,没事的时候不显他,可你说谁家电坏了,没他可不行。”王风义说,17年来,几乎村里的每家都找赵福来修过电。

  棉袄穿烂了才舍得买新的

  “那天我不在家,我往医院赶,街上的水快没了摩托车了,那段路好长好长。”27岁的儿子赵明说,“我爸话不多,也不爱发脾气,从小没打过我和我弟。”

  儿媳韩冬梅哭得很凶。“我爸真的没得说,对我可好了。”韩冬梅结婚时,赵家把最好的一间房给了小两口。“他对我从来都是笑着说话,待我就像亲闺女。”

  “爸爸的手机已经用了多年,屏幕早就坏了,也不舍得换。”韩冬梅说,公公多年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今年过年,旧棉袄全烂了,这才买了一件新羽绒服,花了100块钱。”韩冬梅说,“可他却常给我们钱,让我们买衣服去。”

  获救五保户:“还不如把我……”

  对于赵福来的死,被救助的五保户赵立三难以接受,也一直想不通,“还不如把我……”

  出事后,赵立三被送到了敬老院。“他们早就说让我过来,家里的房子太旧了。”赵立三一直不愿意来,“我还是愿意守着自己的老窝。”

  赵立三腿脚灵便,还养了7只羊,但眼看着赵福来被击倒,他站在门口却一动不能动。“孩子就这么没了,全怪我。”现在一说起这事,年过古稀的赵立三就哭,“咋也换不回他来了。”

  赵福来意外去世后,郑口镇政府为赵家筹集了2万多元的慰问金,“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把赵福来同志的精神延续下去。”

关键词: 车队|遇难|干部

稿源: 河北青年报
责任编辑: 解哲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