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城市百态

66岁老人砖厂打工供女儿看病

http://www.hebei.com.cn 2011-08-24 08:58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姥姥正在搬砖,细瘦的脚踝撑起再不年轻的身躯,佝偻的双肩上显出透过夏季单衫的汗水。一见我们,便展开笑颜请我们进屋休息,屋子里很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土炕,电扇吱呀的噪音和机器打砖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姥姥不好意思地笑笑,为我们擦了擦炕沿说:“脏了些,你们坐。”

  8月盛夏,连绵的阴雨使得天气有些许凉意。在新乐市203省道旁的砖厂里,工人们还在加紧加工砖块。66岁的孟君荣老人,也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姥姥,正在其中。

  砖厂很小,一台打砖机、三间平房、四五个工人。在砖厂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姥姥静静地叙述她那曲生命之歌。

  1

  歉疚与责任:

  耽误了闺女婚姻,带女儿辗转求医

  姥姥出生在农村,仅仅上过三年小学,却是村子的同龄人里面为数不多的能看书读报的人。她曾经极力阻拦了女儿的一桩婚姻,改变了女儿的一生,也改变了自己命运的轨迹,至今提起来仍自责不已。她干过建筑工,卖过小推车,今年66岁了,还在一个加工水泥砖块的工厂里工作。她说自己都想好了,如今在工地上干活,一天能挣大几十块钱,供外孙女上学。以后等外孙女大学毕业了,就不再干这种重体力活了,在村子里面捡捡破烂、做点手工活什么的。

  姥姥开口闭口都是“闺女”、“小曼”、“小倩”、“俺家里”。

  “俺家里”是她对老伴的称呼,他们都是新乐市一个农村里的。婚后仅育有一女,老两口视为掌上明珠。姥爷在村子里开着一个门诊,“他就凭着自己脑子灵活,看了两本老中医的书,就摸索着给人看病,”姥姥说。

  “我年轻的时候特别能跑,那会儿村子里面做了小推车,带到石家庄的东古城卖,都是我过去,”姥姥的话语里充满了自信。

  可就是这样一个读过书、有见识的人却在女儿的婚姻大事上犯了糊涂。

  女儿读完初中就没再上学,到县城的一家印刷厂工作。印刷厂里有一个小伙子,家里是县城的,孟君荣老人眼神望向窗外,陷入了回忆的漩涡,“他们那会儿也是20多岁,正是好年纪呢,那个小伙子个子挺高,和俺闺女处上了对象。俺没同意,硬是给闺女找了当村的一个对象,就因为这,耽误了俺闺女的一辈子,”老人的眼里噙着泪水。因为上火,嘴唇上长了一个血泡,说话的时候不时抿一抿嘴唇,极力压抑内心汹涌的情绪。

  她接着说:“俺最遗憾的就是耽误了俺闺女,当初要是让她嫁给印刷厂那个小伙子,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为了让女儿帮他们养老,他们坚决反对女儿和印刷厂的小伙子在一起,我们给她找了一个当村的。”

  她的女儿虽然接受了这场婚姻,但是后来的发展却出乎老两口的意料。

  女儿结了婚之后一直郁郁寡欢,生了孩子后一开始先是精神抑郁,后来成了精神分裂。

  对女儿的愧疚变成了一股巨大的责任感,从此之后,姥姥便带着女儿开始了漫长又坎坷的求医之路。“都是我带着她去看病,去过石家庄的医院,也去过正定的医院,都是专门治疗精神病的医院。没治好,就去了保定的省六院,那是全国第一家精神病医院。”说起带女儿看病的经历,姥姥记忆犹新。“她的力气特别大,有一次发起病来,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被她一脚踹了个跟头。医院对她挺狠的,有时候用电棍,我舍不得就又把她接回来了,结果治疗得也不彻底,其实当时要是连续治疗,也许能治好;一步错,步步都赶不上,”姥姥有些哽咽地说。

  2

  省吃俭用:

  给女儿看病、供外孙女上学

  小曼、小倩是她的外孙女,在河北农村里,姥姥那一辈儿的人又习惯称为外甥女。因为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加上女儿身体也不好,就一直跟女儿女婿一起住,所以跟两个外孙女也特别亲。“俺外甥女的学习特别刻苦,从小成绩就很好。老二今年考了学校的文科第一名,学校还奖励她钱了呢。”姥姥的眼睛里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神采。两个外孙女一直在外上学读书,只有周末能回家,一回家就慌着帮家里洗衣做饭。“俺高兴是高兴,可是姐妹俩上学那么累,哪能把活儿都留下给她们做啊。平时的衣服俺都是当天就洗了;她们平时也没怎么做过饭,不好吃。”姥姥笑着说。

  只是,随着姐妹俩的成长,上学成为了家里沉重的负担。姥姥为了给家里减轻压力,主动承担起了姐姐的上学费用。高考结束后,为了姐妹俩上大学的事,姥姥跟孩子的父母产生了分歧。“她妈妈说,上什么学啊,村子里的姑娘到这个年纪大多都结婚了,她婆家还能不管她。俺坚持让她上学,村里的人没文化,整天累死累活也挣不了多少钱,俺宁肯自己苦点、累点,也要让孩子上大学,”姥姥坚决地说。

  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正热的时候,姐妹俩从学校回来了,姥姥特意做了全家人的饭,一家人就在院子里面吃饭。马上就要高考了,学校要收高考报名费,“我给了小曼钱”,老人说。小倩就跟他爸爸要钱,他爸爸就骂,长这么大了还跟家里要钱,别的孩子早就出去挣钱了。

  小倩是个内向孩子,听到这话后什么也没说,捂着脸就跑出去了。“再穷也不能这样啊,她不过是一个孩子,你让她怎么筹钱呢?”姥姥说。

  姥姥和小曼跟出去找她,找遍了全村,最后在一个废弃的屋子旁边听到里面有声音,院子里的草有一人高,进去一看,她正在角落里轻轻地抽泣。

  最后还是姥姥给交了报名费。

  姥姥省吃俭用把钱都留给女儿看病和外孙女上学用,她身上的衣服都是外孙女和女儿穿旧的,鞋子有些大,但老人说,不碍事,穿着挺好的。

  两个外孙女在学校住宿,老伴儿也有病不能劳作,在工地忙活了一天的姥姥回家后还要洗衣做饭。老人说早饭一般是吃馒头,有时候不太好的菜,卖两三毛,就买一些。“挣钱那么不容易还买菜呢,能吃饱就行了。”老人乐观地说,“现在的日子比年轻时好多了,至少还有白面吃。”

  3

  砖厂操劳:

  还能拖着这个家庭走多远

  姥姥是个闲不住的人,如果说前半生的奔波是随意挥洒的任性,后半生的操劳则多了命运纠缠的无奈。

  老人的老伴儿以前在村子里开着一个门诊,“他就凭着自己脑子活、摸索着学着给人看病,但是他没证,我心里提心吊胆的。”去年,姥爷骑车把脚摔了,活动不方便,姥姥就不让姥爷再看病了。

  诊所停办以后,老两口的经济来源就只剩下村里的两亩地。姥姥的心里还装着女儿、外孙女,还要给女儿看病,供外孙女上学。两亩地的收成对家里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村里有一家人的地不种了,我就租着人家的三亩地种,”姥姥说:“可是光田里这些收成哪儿够啊,女儿治病、俩外孙女上学,哪里不要钱啊?”

  7月份,本报利群阳光助学活动再度启动。7月也是孟君荣老人的两位外孙女高考成绩揭榜的日子,孩子考上了大学,学费却成了巨大的负担。当村子里的支书告诉她报社举办的助学活动时,老人立刻带着外孙女来到报社报了名。

  小倩以优异的成绩被天津财经大学录取,姐姐小曼却因为成绩不好而选择了复读。姥姥毅然决然地挑起了供养小曼复读的重担。

  “我曾经在房工班儿干过,那都是临时组成的班子,等一家的房子盖好了,班子也就散了。自从来到了这个工地,我才算是有了正式的工作,虽然工作累点,但是挣得也多,”姥姥骄傲地说。

  前些日子天气变凉,姥姥感冒了。她一天都没休息,照常到厂子里干活。按照她的说法:俺们这个年纪,一躺到床上就起不来了。

  砖厂的经理跟姥姥是一个村的人,知道姥姥家里的情况困难,当初姥姥要过来工作时,他十分痛快地就答应了。“同村人嘛,也知道她家里的情况,所以就照顾一下。但她年纪大了,也不知道她还能干多长时间。”

  砖厂离村子有5里地,姥姥有时自己骑着自行车上班,有时就坐工友的自行车过来。干得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大几十块钱,稳定的收入,让姥姥感觉生活对自己还算不错。

  可是好景不长,大家逐渐有了意见。工厂里面四男二女,都比姥姥能干;大家心里都觉得姥姥在这儿工作是一个累赘,耽误大家工作的节奏,记者过去的时候,还悄悄地向记者抱怨。

  其他的工人6点上班,姥姥早上5点就赶到了工地,“咱年纪大了,干得少,可是也不能总占工友的便宜;我干得慢就多干会儿。”到了中午天气热了,就自己骑自行车回家,买菜做饭。“俺家里的手不方便,他的右手受过伤,后来一直使不上劲儿,高兴了就做一顿,一般都是我做。”下午2点,又要赶回工地,一直干到天黑。“晚上歇工的时间可没准儿,有时候水泥磨得多了就得打砖打完才行,不能给人家浪费东西,浪费了东西人家就不让你干了。”

  再次见到姥姥,她多穿了一件长袖单褂,嘴唇上的血泡也消退了,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只是不知道,姥姥的打工还能持续多久,姥姥瘦弱的身躯还能再拖着这个家庭走多远?

关键词:看病|打工|上学

稿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