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渤海潮评

资源税改革要防止企业税负转嫁

http://www.hebei.com.cn 2011-09-23 08:2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记者从中国政府网获悉,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在总结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作出修改,在现有资源税从量定额计征基础上增加从价定率的计征办法,调整原油、天然气等品目资源税税率。此间人士称,此举意味着去年开始的资源税改革进一步提速。(《经济参考报》9月22日)

  资源税一旦按既定方案改革,不仅可以有效遏制掠夺性的资源开发,改变经济发展过于依赖资源消耗的态势,也可以通过资源税改革,筹集到大量财政资金,并将其通过转移支付用于环境综合治理,会使我们的生存环境更加优美和清洁。

  从社会各界包括专家学者、普通老百姓、以及网友普遍反映来看,大都赞同国家资源税改革,但是,让公众担忧和揪心的是,在资源税改革过程中,企业会不会把资源税税负向老百姓身上转嫁。如果资源税上调后,最终带来的是能源价格的普遍上涨,那么,资源税改革势必会让百姓利益受损,这不仅与国家调整资源税的初衷相悖,更不符合国家改革成果最终让百姓分享的美好愿景。

  事实上,石油企业利用资源改革,已出了转嫁税负的苗头。比如,在去年新疆资税源试点方案出台的前一天,国家发改委宣布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每千立方米提高230元,并提出进一步改进天然气价格管理,完善相关价格政策。由此,天然气提价幅度高达25%。接着,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尿素和甲醇等化肥企业的原料成本上升了12%-15%,显然,农民和广大消费者成为税负转嫁的“受害者”。

  就目前而言,资源税改革将是国家、企业和个人三方利益博弈的过程。就国家来讲,资源税改革将增加财政收入,必然会力挺这项变革;而作为企业,很可能会对这项公共政策抵制或反对;而作为群体最为庞大的公众,由于力量分散,缺乏利益输送渠道和代言人,他们很容易在利益博弈中处于下风,成为利益受损者。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资源税政策的提速,在这场力量对比悬殊过大的利益博弈中,如何保证普通老百姓不成为税负转嫁的“替罪羊”,笔者觉得,政府必须秉承民生为本的理念,积极为公众利益代言,把天平倾向于广大消费者的一边。

  具体点讲,一方面,给资源类企业清费减负。尽管目前资源类企业税负不高,但依附于行业的各项收费,已成为企业的沉重包袱。以煤炭行业为例,除资源税外,还包括矿产资源补偿费、探矿权使用费、探矿权价款、采矿权使用费、采矿权价款;各部门还对煤炭企业征收铁路建设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港口建设费,一些地方政府还征收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煤矿转产发展基金等。笔者建议,在资源税改革启动前,先要对资源类企业进行一次税费合并清理,让各种不合理的费,尽早扫地出门。

  与此同时,引入多元化竞争。政府除进一步优化石油、天然气、水等资源性产品价格的形成机制外,重要的是要放宽市场准入门槛,增加多元化竞争主体,这不仅能体现市场经济的公平与正义,也能有效防止税负转嫁。此外,国家应鼓励企业技术创新,消化因税负增加带来的负担;加大资源产品价格的监控力度,避免企业强势地位掌控定价博弈,转嫁资源税负担。

  汽车“三包”关乎法度更关乎财产安全

  针对家用汽车市场中普遍存在的质量及售后问题,国家质检总局日前发布了《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征求意见稿)》,并拟于10月下旬举行听证会。该意见稿明确了家用汽车产品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规范了汽车销售商、制造商、修理商的修理、更换和退货责任,被称为汽车“三包”规定。(9月22日《新京报》)

  汽车“三包”,这项被法律所规制而又长期未能照进现实的消费权益,终于让人看到了落地的可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之外,《民法通则》第122条规定,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45条规定,因产品缺陷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生产者、销售者承担排除妨碍、消除危险等侵权责任;本法第43条规定,因产品缺陷造成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赔偿。

  通观相关法律规定,家用汽车质量问题,应该适用“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损害”,或者“因产品缺陷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之法律规定,之于普通家庭,家用汽车绝对是重要财产之一。但是,汽车“三包”规定却长期空白,制造商、销售商“只修不换”的解决质量问题的方法,让消费者权益放逐流浪。中消协负责人介绍,2010年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汽车投诉20405件,同比增长51.1%,其中因汽车质量问题产生的投诉占五成。

  随着“汽车社会”的加剧,如果汽车“三包”问题解决不了,那么这种投诉和民事纠纷,注定会直线攀升。更重要的是,在今日居民家庭财产构成中,住房、汽车这两种特殊商品,无疑是家庭物质财产的核心内容,但无论是在家用汽车上,还是在被称为“商品房”的住房上,均未建立起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相关法律条文昭昭,而消费者面对有质量问题的汽车以及“墙脆脆”、“楼危危”,却徒叹无奈,很难走出因产品缺陷造成财产损害的怪圈。

  一方面,投资和出口型经济拉动方式,亟须向内需消费型经济拉动方式转变;另一方面,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速,“快得有些超乎想象”(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刘桓语),而居民收入增长仿佛总也跑不过CPI,减税降费呼声大雨点小,居民消费能力有限。这种背景下,如果有限的消费能力转化成家庭财产,却又得不到有效保护,既不符合“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的目标,还会将消费者逼入“悲催”的境地。

  所以,在法度强制层面上,家用汽车乃至商品房“三包”与否,不仅关乎相关上位法法条是否能够落地,也不仅关乎消费者权益保障,还关乎居民财产安全和财产性收入。从这个角度看,《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征求意见稿)》,不能再像六年前一样征集完意见便没有了下文,而且,需要站在居民财产安全的角度,而非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角度,来完善征求意见稿。

关键词:资源税|企业税

稿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