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经济快讯

安国中草药高位暴跌最大跌幅超50%

http://www.hebei.com.cn 2011-10-13 14:26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市场不好药厂药店再不压货

  “降得太多了,不光安国,亳州等地的药商也赔惨了,赔几十万上百万的大有人在”,昨天采访中,安国永信中药信息公司的陈永增又无奈又急切地对记者说。据了解,近两三个月以来,安国中药进入惨烈的下降空间,降幅之大、下降之快,让许多药农、药商猝不及防。据了解,中药下降品种达80%以上,价格下降最多的品种,降幅已经超过了50%。一场中药价格的寒冬已经无可避免地到来了。

  药价高峰过后迎来普跌

  “党参现在已经从高峰期的90元一公斤,下降到了40元一公斤,三七从最高的700多元一公斤下降到了200多元一公斤,这些药价高的下降得最明显,就是大路药降了也有三分之一多,比如甘草从30元一公斤已经下降到了20元左右,黄芪也从28元每公斤下降到了20元每公斤左右,等着今年的新药上市以后,下降恐怕还会继续”,安国中药经营户薛铁良告诉记者。

  记者从安国了解到,进入2011年下半年尤其是近期药材市场一百多个药材品种不同幅度降价,如三七,党参,太子参,白术,山药,当归,人参,板蓝根,黄芪及其他野生药材,受种植采收量大的影响,都由不同幅度地降价,部分品种近两年的高价与现价对比:红参高峰时一公斤25元260元,现价195元-200元;桔梗高峰时一公斤85元-90元,现35-40元;泽泻高峰时一公斤21元-22元,现11-12元;浙白术高峰时一公斤41元-42元,现20-21元;山药高峰时一公斤35元-38元,现16-18元。

  伴随着降价而来的,是成交量的急剧下滑。偌大的安国药材市场如今成交寡淡,现安国药材商也承认目前大货交易较少,“今年入秋以来,药材销量大幅下降,不管药材价格上涨还是下跌,销售量都在下跌。各个商贩手里囤货很多,几乎不去乡下收货。”从事药材批发生意的林先生说。“以前价格高的时候,药厂和其他进货的人,都唯恐价格再次上涨,因此都尽可能地囤积一些材料,仓库都满着,够一段时间用的;如今价格进入了下降通道,大家都看跌,每次进货量很少,只是能维持正常生产就行了”,上述经营户老薛告诉记者。

  降价与炒囤积无关还会继续

  就在几个月前,中药价格高峰的时候,记者采访陈永增的时候,他曾经准确预言了“中药价格已经临近高峰,将进入下降通道”。尽管如此,几个月来的跌幅,还是有点超出了他的意料。“应该说本轮中药降价和炒作囤积没有什么关系”,经常奔走于全国几个中药集散地的陈永增说,尽管今年中药上涨不乏炒作成分,但是这种炒作也就其中在十来个产地集中、总产量小的品种上,“其影响总共也超不过1%”。而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政策层面以及供求方面。

  陈永增表示,今年夏秋以来,药市走销几乎陷于停顿,药材价格亦随之大面积跌落。按照常规入秋后当是销售旺季,然今年何以一反常态药材销量大幅下降。

  陈永增认为,这和新一轮医改有一定关系。自2009年至今,国家正在不遗余力地推行医疗制度改革,而在基本药物的招标、定价、配送、结算等方面依然存在诸多急需解决而又尚未解决的问题,以致在药物生产、配送、结算等诸多领域遭遇尴尬,使中药生产与消费出现阶段性的步履艰难。

  他举例说,比如六味地黄丸,厂家出厂价是5元一盒,卖给批发部5元,批发部卖给医院5元,按照国家政策,医院卖给患者也是5元,因此医院没了利润,所以这种药开处方就越来越少,这也倒逼了厂家,厂家自发降低产量,作为原材料的中药自然就会滞销降价。

  陈永增说,除了医院,从社会药房来看也是如此,近几年来,药店都在暗打价格战,普通药品的价格已经压到很低,药企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少。再加上物价疯涨,药材的价格更是翻了好几倍,像三七、太子参、金银花这些普通的中药材,短短的半年时间,价格涨了近10倍。然而,另一方面,政府却接二连三地出台政策发出政策来限价、降价。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没有利润只能减产或者停产。

  恐引发恶性循环

  “今年新收获的药已经上市了40%,这也是拉低中药价格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由于中药价格上涨刺激了种植,今年的新药都上市以后,价格势必还会下降,下降超过50%的品种将更多”,安国药商老薛告诉记者。而陈永增也同意这种判断,认为目前已经近乎惨厉的中药价格还不是底,下降恐将继续。

  陈永增说,药材最近三年高价,再度激发了农民种药的热情。药材生产得以扩大发展,许多药材种植合作社。这些合作社的机械化作业,工作效率大大提高,缩短了工时,节省了劳动力,节省了工费开支,降低了药材价格,尤其产新及临近产新的许多家种及野生品种,都不同幅度地降价。这些大户的降价,势必拉低整个行业价格。

  如此一来,药农亏损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薛铁良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在中药价格持续走高的刺激之下,中药种子身价倍增,以现在的价格来看,许多品种已经难以收回种子的成本,更何况还有化肥、人工等支出。他举例说,天南星这味药的种子,年初已经到了900元一公斤,而如今该药的收购价只有360元一公斤,已经缩水了近三分之二,加之产量又低,药农将注定赔钱。而他也担心,恐怕此轮大跌又将使得中药陷入药贱伤农——种植减产——来年继续涨价的怪圈。

  在陈永增看来,中药价格走出颓势,只有寄希望于国家政策的转型。他表示,目前国家医保第二轮基药招标正在进行,这一轮招标将充分考虑第一轮招标出现的问题,重点解决是普药定价过低,中标者不能履约的问题。对于规范药价的问题也将按照循序渐进,分期分批的原则,逐步实行国家统一定价,首批统一定价于独家品种和多次招标中价格稳定的品种中圈定了41个。此外,国家对低价药品的适当提价,相信不久的将来药材将会有较大起色。

关键词:中药|价格|安国

稿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杨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