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城市百态

周玉贤:带着智障大伯哥改嫁

http://www.hebei.com.cn 2011-10-22 12:02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周玉贤正在给大伯哥刮脸。

  前夫在世时,照顾智障大伯哥的饮食起居就是她的责任;前夫去世后,她没有抛下智障大伯哥一走了之,而是带着他重新组织了家庭——— 30年来,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木头凳镇白土山村妇女周玉贤一直不离不弃,像对待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悉心照顾着智障的大伯哥。

  10月11日,笔者走进青龙满族自治县木头凳镇白土山村村民周玉贤家的院子时,她正晾晒枸杞。一旁金黄的玉米棒和墙上红彤彤的辣椒串,把这个简陋的农家小院映衬得充满生机。

  周玉贤忙把我们让进屋里。炕头上,她的智障大伯哥罗俭穿得干干净净的,一边瞅着我们,一边“呵呵”地笑着。“从进了罗家的门,我就伺候他,一晃30年了。今年上半年,我想出去打工贴补家用,就把他托付给我大姐照顾。可行李都收拾好了,他拽着行李掉眼泪,不让我走。我的心一软,就没走成。”53岁的周玉贤看着大伯哥,心疼地说。

  改嫁也要带上大伯哥

  30年前,周玉贤嫁到白土山村罗家。结婚前,她就知道丈夫罗军母亲患病,还有个智障的哥哥,可她不在乎,因为看中了罗军的实诚、肯干。

  结婚不到一年,婆婆去世了。几年后,由于一直没有生育,两口子领养了女儿静静。平日里,丈夫出门打工挣钱养家,周玉贤在家里照顾女儿、大伯哥,还有丈夫年迈的二叔和二叔家一个同样智障的堂哥,又要种地,劳累可想而知,但周玉贤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2003年,二叔和堂哥先后去世,周玉贤的担子稍微轻松了些。可谁也没想到,2004年农历五月的一天,丈夫上午离开家返回打工的矿里,当晚就传来噩耗:老罗出事了……

  家里的天塌了。那段日子,周玉贤的艰难可想而知。由于要照顾智障的大伯哥和当时才十来岁的女儿,她没法出门打工。本想种些果树补贴家用,可果树又全死了。家里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逢着下雨天没法去地里干活时,就干脆不吃饭以节省粮食。

  村里有人心疼她,给她出主意:“把大伯哥送走吧,那样你多少轻闲些。没了负担,好再找个人一块过。”

  可周玉贤思虑再三,没有那样做:“把他推出去,对不起那边的老罗啊。”

  后来,有人上门提亲,她干脆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对方必须接受她带着大伯哥一起改嫁,必须对大伯哥好。“玉贤可是个好人哪!”乡亲们暗挑大拇指。

  大伯哥住院期间端屎端尿

  罗军去世两年后,周玉贤终于等到了那个和她一样好心的人:邻村小她两岁的常贵彦和她组织了家庭。按照当初周玉贤开出的“条件”,为了这个家,常贵彦“嫁”到了白土山村。

  “来,大哥,咱先洗把脸,然后把胡子刮刮。”10月11日,看到罗俭脸上的胡子茬,常贵彦赶紧端过脸盆,给他洗脸,随后又动手给他刮胡子。一旁的周玉贤看在眼里,很是欣慰:“他在家时,对大哥比我照顾得还要好呢。”

  周玉贤坦言,刚开始一起过时,她心里也没底,担心贵彦对大哥不好,担心两口子因为这个闹矛盾。可一年多相处下来,她心里踏实了:常贵彦对大哥从来没有冷言冷语,每次打工回来,还总不忘给他买衣服、买吃的。

  罗俭的腿脚不灵便,手也老打哆嗦。近年来,随着岁数增大,他走路越发不稳当。怕他上厕所时不小心掉进茅坑里,周玉贤都得跟着。

  今年8月,罗俭在街里被车撞了,住了十来天医院。周玉贤伺候大伯哥那个上心劲儿,让同病房的病友们一度误以为他们是两口子———“不是两口子,哪能喂药喂饭、端屎端尿地伺候那么细心呀?”

  在周玉贤的影响下,女儿静静也很孝顺。这次听说大伯出了车祸,正在城里打工的静静也连忙赶了回来。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大伯,她哭了。平时看着傻傻的罗俭,这时倒安慰起了侄女:“静子,你别哭,大伯不怕。”

  “现在,贵彦和静静都在外面打工,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周玉贤说,这段时间,他们正在装修多少年都没收拾过的老房子,顶已经吊完了,墙也刷了。

  在大家交谈时,大伯哥的眼神时不时会落在周玉贤身上,让我们清楚地感到他对这个兄弟媳妇的依赖。周玉贤则说:“只要我能动一天,就要管他一天,不会让他吃苦。”


关键词:改嫁|智障|道德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解哲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