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数十名大学生应聘工作掉入培训陷阱

http://www.hebei.com.cn 2012-01-09 10:29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万5千元培训费分18个月偿还

  ◆工作没解决却拿不回退费

  任选知名企业、3500元底薪、留京工作、能力的提升……这些曾一度构建成一个引人注目的光圈,吸引了来自保定、石家庄、唐山等多地的几十名大学生,而在每人付出1万5千余元的代价后,他们最终发现这一光圈其实是“海市蜃楼”。而在工作梦碎、索取退费等无果的情境下,至少有25人要背负的是分18个月偿还的贷款。

  ◆应聘

  月薪3500元的工作引心动

  去年4月14日,河北保定某大学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的应届本科生韦达(化名)揣着简历,来到学校的文体中心。前一天,该校的就业服务平台上发布了北京嘉木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嘉木华”)将在此举行招聘会的信息。

  当天下午,韦达参加了北京嘉木华的笔试,过了一两天后,参加了面试。韦达说,在面试过程中,该公司保定办事处的人告诉他,他们与IBM、北大方正等公司都有合作关系,“他们说这些公司非常缺人,他们是为这些公司培提供人才外包服务。”而如果他被录取,需要参加3个月的“岗前培训”,培训合格后可以任选上述两家公司之一前去工作,也可以选择留在北京嘉木华工作。没多久,韦达就被北京嘉木华录取。

  而在去年5月初,来自石家庄某培训机构的郝林(化名)在网上看到了北京嘉木华招聘java工程师的信息。郝林说,在北京嘉木华石家庄办事处,他和三名同学被要求做了一份试题,考试前对方承诺无论及格与否,他们都可以被录用,但若不及格,就需要参加公司提供的培训,反之则不需要。不多久,四人答完试题,当场核对答案后皆不及格。

  韦达和郝林都告诉记者,在被北京嘉木华录取前,他们都得到了一份承诺,即培训结束后转正,工作每月底薪保证为3500元,而在培训期间只要他们参与一些项目,就可以获取1200元至2000元的工资,这就是所谓的“带薪实训”。

  每月底薪3500元,让已经为工作辗转近一个月的韦达和郝林不由心动,未作多想,他们都选择了前去。

  ◆代价

  万余元贷款分18个月偿还

  培训并不是免费的午餐。在签订合同前,北京嘉木华保定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告知韦达,他需要交纳12400元的费用,可以通过贷款的形式支付。

  在他们签订的借款协议上,办理贷款的公司为“宜信惠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乙方),“宜信普诚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丙方)、“宜信惠民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丁方)。这些公司都属于宜信集团,该集团的自我介绍为“中国领先的P2P信用贷款服务平台”。

  韦达和郝林都透露,借款方是北京嘉木华办事处的人主动提供的。在签订借款协议前,他俩与借款方并没有面对面的接触,对方主要是通过电话的形式对他们的信息进行了核实,其后,分别在北京嘉木华保定及石家庄办事处,通过与借款方的视频对接,两人分别签订了转账授权委托书及借款协议。前后一两周即办完贷款手续。

  “转账授权委托书”上表明借款是委托人(借款学生——记者注)希望“直接用于支付北京嘉木华科技有限公司培训费用”。而在双方签订的就业保障协议书上写明“12400元为实训费用(学费)”。

  郝林透露了一个细节,在签订借款协议前,他曾接到北京嘉木华石家庄办事处工作人员的电话,其交代说“宜信打电话来时,一定要说有能力每个月偿还贷款。”

  韦达等人说,他们曾经质疑过这次招聘是培训机构招聘学员,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公司招聘员工”。为了验证上述信息,韦达等人曾在网上进行搜索,但并没有发现一些关于北京嘉木华的负面信息。而韦达在签订借款协议前,还曾联系了借款方,得到的回答是:北京嘉木华是正规公司,他们之间有合作关系。

  ◆培训

  带薪实训成空谈

  根据郝林收到的“借款客户告知书”,他的还款日期为2011年10月30日至2013年10月3月30日,共18个月,每个月需偿还874.89元,总额15732余元(含利息)。

  在双方签订的就业保障协议书上,上述的培训被称之为“实训”。韦达和郝林等学生觉得,培训期间有薪水,三个月后每月底薪3500元,尤其是能获取一份工作,以至于每月偿还近900元的贷款可以承受。“很多来嘉木华都是因为专业工作不好找,耗到最后的时候就病急了乱投医。”韦达这样解释他们的“匆忙”选择。

  但现实却给了他们“一棒”。韦达说,进入公司后,培训课程已经进行了一半,有新人加入后又重新开班,学习经常跟不上。而郝林问询同宿舍的人获知,培训的师资参差不齐,培训质量不好,多是一些基础课程。“每天就上2小时的课,其他时间自由活动。”韦达说。此外,之前所承诺的培训期间的薪水也拿不到。培训期间,韦达曾向公司法人王建忠要求参与项目挣取薪水。不曾想王某给了他一个很难的项目让其单独操作,“那么难,我做不了,”韦达说,“对方起先承诺的是跟项目,而不是单独操作。”当他就此提出质疑时,王建忠的答复是:“做不了,怪不得人。”

  ◆工作

  吃了知名企业的“闭门羹”

  双方签订的就业保障协议书上写明:“甲方(北京嘉木华——记者注)为合格学员安排至:中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联想、IBM、日立、嘉木华科技有限公司六家软件公司。”

  协议书中写明,合格毕业学员必须同时符合以下标准:每门课程的结业成绩不低于60分、完成项目实践,成绩60分以上、出勤率不低于80%、所有阶段点考核成绩不低于60分。王建忠说,这些标准是培训老师每天通过布置作业来考核的。但韦达透露,培训期间压根没有考核,“根本不管你”。

  对于上述的前五家企业,韦达说:“随便哪一家都去。”但是他后来发现,要么对方没有招聘,要么直接没有机会进去,“别说进去工作,有些公司连个面试的机会都不给,在这过程中,北京嘉木华压根没有发挥作用。”有学生透露,以前有位学员进入了北大方正的面试,但最终也未能被录用。

  知名企业去不了,韦达等人又想留在北京嘉木华工作。而韦达说,王建忠直接给了他们一句“水平不够”,拒绝其留在公司工作。而就业协议中还规定,甲方保证乙方(学员——记者注)在培训毕业后3个月内就业并参加工作(节假日顺延),并必须保障正式工作后的薪水本科不低于3500元/月(限北京地区就业),大专不低于3500元/月(限北京地区就业)。当韦达等人拿着该份协议质询王某时,他已不再认账。

  ◆还贷

  每月基本是月光族

  9月20日,韦达的培训期结束。10月中旬,韦达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北京找到了工作,工资为3400元/月,与他一起的还有章翼(化名),工资为2600元/月。

  就业协议中规定:乙方实训期间满后在3个月内无法找到工作(节假日顺延),甲方必须按照在此之后的未就业天数退还乙方实训费用(每天退还的费用=实训费用/120元),直至乙方找到工作为止或甲方退费总额达到乙方所交纳所交纳的实训费用为止。

  协议还规定,乙方实训期间满后如果正式工作的薪水低于3500元(或3000元)/月,甲方将在乙方每月领取工资之日,为乙方补发不足3500元(或3000元)剩余部分,确保乙方每月能够能够拿到3500元(或3000元)的实际收入,直到乙方从工作单位和甲方处所领取的实际收入达到乙方向甲方所交纳的实训费用为止。

  但最终韦达和章翼都未能拿回工作前的退费以及工作后的工资差额。已开始偿还的贷款的韦达笑称自己是“月光族”。而目前在石家庄工作的郝林,见习期工资只有1000元,2012年1月开始,他就要开始自己偿还贷款了,生活将何以为继?他很困惑。而一些在第四个月还款期已到却还没找到合适工作的学生,一到还款期可能还需要父母代为“埋单”。

  ◆疑问

  公司办事处是“李鬼”?

  很多学生说,在去北京嘉木华之前,他们都是在其办事处进行的应聘。对此,王建忠说,北京嘉木华的员工没有在网上发布过该公司的招聘信息,也没有在保定、石家庄等地开设办事处。他说,北京嘉木华的主业是软件开发,培训只是其中的一小块业务,而他亦承认上述的招聘是招学员进行培训。

  不过,王建忠说北京嘉木华只负责学生的培训和就业,并不负责招生,学生是由宜信集团提供的,他们彼此之间有合作关系,需要培训的学生在办理贷款后,有学生选择了来北京嘉木华培训,该公司收取一定的培训费用后对学生进行培训。

  宜信集团的一项目经理刘小姐表示,该集团从2008年开始与北京嘉木华合作,但其并没有招生的资质和业务,“不可能由宜信招学生,是(北京)嘉木华负责招生的老师和我们联系,表示有学生需要贷款,然后才办理贷款的。”

  刘小姐还表示,合作前该公司核实过北京嘉木华的营业执照、师资和场地等,并了解到其有培训业务,最终确定了其是正规的。她说,在办理贷款过程中,该集团人员曾对学生表示该集团不对培训机构的承诺负责,“培训质量如何需要学生自己去打听。”参与培训的学生林晨(化名)说,去年的9月15日左右,王建忠来到保定办事处,劝说包括他在内的5个人前去参加培训。“办事处的马经理说他们是北京嘉木华公司的,但后来又改口说他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林晨透露,在后来他们去派出所与王建忠协调退费一事时,王建忠说保定办事处的薛姓负责人和他是合伙人,“说要和他(薛某)协调一下退费,但后来又不承认是合伙人了。”

  ◆合格即可确保底薪3500元?

  “只要合格,谁送过去都能被录取。”王建忠说,他们不仅与上述的五家公司,且与北京其他的软件公司也有合作,只要学员“合格”了,都能去那些公司工作。他解释说,所谓的“合格”就是招聘的公司给出与学生能力匹配的一个项目,学员能干就合格,不能干就不合格,“由那些公司自己鉴定。”

  王建忠说,只要学生是大专及其以上的理工科专业毕业,在培训中努力学习,“听我们的话,叫他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培训3个月后,从事初级或中级的软件开发绰绰有余。他还说,北京软件业近几年一直缺人,只要达到了上述的水平,就能确保找到月薪3500元的工作。“不合格可以免费重新培训,直到合格为止。”

  但韦达和章翼都透露,在培训结束后,北京嘉木华的培训老师就建议他们广投简历,并告诉他们“姿态要放低。”章翼说,王建忠告诉他,“月薪3500元是一个爬坡的过程,需要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多时间,总能达到的。”

  关于退费一事,王建忠说,他并没有承诺过中途退费,除非学生满足就业协议中的所有条款才有可能。而上述的补差额,他还是强调说,只要学生合格了,北京嘉木华一定能帮其挑到一家月薪3500元及以上的公司。

  “拿着合同走法律程序,那多好,他们(学生)输了就当买个教训,”在采访中,王建忠对记者说,如果他输了也会认同。对此,韦达无奈的说:“我们之前找他(王建忠)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我们也想过通过法律解决,但现在哪里有时间和钱呢?实在是耗不起。”

关键词:大学生|应聘|陷阱

稿源:燕赵都市网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