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沧州>>沧州

何俊兰21年照顾脑瘫弃儿 小天全是我们家的宝贝

http://www.hebei.com.cn 2012-03-31 09:2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走进青县金牛镇苗庄子村村民何俊兰的家,却是暖意融融。热炕上,何俊兰的“小儿子”路天全因为脑瘫四肢无力,正侧躺着和8岁的小侄女一起玩耍。乖巧的小侄女一会儿坐着挠天全痒痒,一会儿也侧躺下和他聊天,逗得路天全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俺这家谁都疼天全,尤其是这孙女,怕她小叔闷得慌,一有时间就来陪他玩,小天全可是我们家的大宝贝。”何俊兰坐在炕边上时不时回头慈爱地看着他们,话语里满是高兴和欣慰。

  “毕竟是一条生命啊!咱们不能弃之不管”

  1991年6月13日,对于何俊兰一家来说,是个永难忘却的日子。

  那天黄昏,何俊兰的爱人古庆桥驾驶着卡车和村里的几个人由县城返回家中,途经大杜庄村西时,忽然发现在马路边斜放着一个黄色纸箱,纸箱上罩着一块红黄相间的布,从箱子的一侧竟然探出一双小脚来。是个孩子!古庆桥连忙刹车,下了车后几步跨到纸箱前。“小家伙大概一岁左右,四肢抽搐,双手紧缩着抱在胸前,躺在一张破毯子上。纸箱里除了半袋奶粉,一个破奶瓶,几片发霉的饼干外再无他物。”当时的情景,古庆桥记忆犹新。

  当时随行的同乡劝古庆桥快点上车,少管为妙。善良的古庆桥一把将孩子抱出了箱子,抚摸着孩子的小脸说:“毕竟是一条生命啊!咱们不能弃之不管。”

  当天古庆桥回到家时,已是夜里11时。此时孩子脸色发青,双眼紧闭,呼吸不畅。当身为两个孩子母亲的何俊兰一看到这个奄奄一息的小生命时,她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她和婆婆一晚上没合眼,守在孩子身边,用棉花棒不停地蘸水滋润着他干裂出血的嘴唇,趁着他微微张嘴的刹那喂进去一点水。天亮了,孩子的嘴唇渐渐湿润,脸色也渐好转。此时,何俊兰发现孩子的头不能抬起来,手脚也无力,越看越像有残疾。

  喂奶粉、换尿布、擦身子……何俊兰悉心照顾着这个孩子。等孩子的身体状况稍有所恢复,她就和丈夫一起抱着孩子四处看病。没想到,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天全曾患有脑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现在已转为脑瘫,已经无法彻底治愈。

  “孩子既然已经抱回家里了,就是这个家里的人了。只要他活一天,我就养他一天!”端详着怀里脆弱的小生命,何俊兰暗下决心。他们给孩子取名“路天全”,姓“路”,是因为他是路边捡来的,叫“天全”,是感谢老天成全,让他们有缘成为一家人。

  “既然他来到了这个家,我们就要好好爱他疼他”

  留下,就意味着付出。

  为了支撑这个家,古天桥起早贪黑地拉砖挣钱。以前,照顾自家孩子,做家务,还要种十来亩地,何俊兰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家里又多了个脑瘫孩子需要照顾,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每天早上三四时,她就早早起床烧水、做饭,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吃完饭,婆婆过来帮忙照顾天全,她顾不上休息,又赶紧跑到地里干活。

  何俊兰最怕天全生病。天全从小体弱多病,三天两头感冒发烧,每次都得输液至少一个星期。何俊兰只得撂下手里的活,守在天全身边照顾他。有一次,小天全发高烧后,手也浮肿,医生只能从他的脚丫上打点滴。怕影响输液,何俊兰与婆婆不分白天黑夜地轮流抱着孩子,整整抱了两天。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多年来,何俊兰夫妻从未放弃为天全治病,他们四处寻医问药,尝试各种治疗方法。为了刺激天全的神经,何俊兰一直坚持给他按摩,每天做上好几次,每次做上至少半个小时。

  在何俊兰夫妻的努力下,小天全五六岁时,头终于能抬起来了,身体也能坐直了。渐渐地,他还能开口说话了。当天全缓缓地喊出第一声“妈妈”时,他们喜极而泣。

  夫妻俩再接再厉,又开始尝试着让天全练习走路。每天,何俊兰总是抽出空来,让天全一手扶着她,一手扶着轮椅一步一挪地练走路。古庆桥还将天全的脚绑在自己的腿上,这样,他向前走路,天全也就被牵扯着向前迈步。由于天全的手脚几乎没有知觉,这种学步总是折腾得古庆桥大汗淋漓。

  那些年,古庆桥、何俊兰每月挣钱不多,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已所剩不多,还要给天全治病、补充营养,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有时甚至到了借这家还那家的地步。何俊兰说:“既然天全来到了这个家,我们就要好好爱他、疼他……

  “乡亲们都疼天全,我们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3月3日,和笔者忆起曾经的艰辛时,坚强的何俊兰一直笑呵呵的。可是当说到对自家孩子的愧疚时,她却没能忍住眼泪。

  为了补贴家用,何俊兰的儿子初中毕业后,就和爸爸一起去装砖挣钱。看到儿子两手被磨得起泡,累得在家里直哭,何俊兰心里也疼啊!儿媳、闺女生孩子、坐月子,何俊兰没去过一趟医院,没服侍过一天。身为奶奶的她,也几乎没有看管过自家孙女、孙子。其实何俊兰何尝不想去尽份心尽份力,可她去了,谁来照顾天全呢?

  “后悔过收养天全吗?”笔者问。

  “没有。尤其现在天全体质越来越好,成长为一个爱笑爱说的小伙子了,我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何俊兰红着眼圈,笑呵呵地说。

  让何俊兰更欣慰的是,多年的朝夕相处,路天全已融入这个家庭中,成了全家人心中的“宠儿”。儿子每次出远门回来,总不忘给天全捎来好吃的;女儿、儿媳妇没少给天全洗脏衣服、喂饭;8岁的侄女常常推着小叔去赶集或者听大戏,就连4岁的小侄子吃饭时都知道要先喂小叔头一口;天全的新轮椅是姑爷给买的,闺女家生活并不宽裕,何俊兰说啥也不让,姑爷却始终坚持要送给“内弟”……

  何俊兰一家人多年抚养脑瘫弃儿的事,深深感染了大家。村委会为天全上了户口分了地,给天全办了残疾证和低保。村里八十岁老人享有的福利,天全也都有。每次何俊兰出门办事,邻居们都争相来照顾天全。如果赶集时,看到何俊兰一家人正忙着,邻居们就自己推着天全前去。县里政协、民政、残联等部门逢年过节也经常上门看望慰问。

  对此,何俊兰夫妇很是感动,说:“我们还担心,有一天我们老了、走了,天全可怎么办?看到家里人这么心疼天全,县里、村里又这么扶助他,我们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关键词:脑瘫弃儿|照顾|何俊兰|青县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赵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