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反思:今天我们为什么上大学

http://www.hebei.com.cn 2012-09-24 08:32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最近,高校密集开学,而大学校长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往往被视为新生入学后极为重要的一课。日前,在复旦大学开学典礼上,校长杨玉良在解答了“大学是什么”之后,接着问学生:为什么要上大学?他引用了复旦一位老校长在上世纪20年代说过的话:如果你是为了升官发财来到复旦学习的话,那么你在学校会受到鄙视。

  杨校长的话转发到微博之后,随即在网上掀起了一场对大学教育价值、意义、目的的讨论。

  正方:应当远离功利

  在一些网友看来,以“升官发财”为目的上大学,当然应该被“鄙视”。大学应有其不苟同于世俗的气质,而浮躁的功利主义,则严重违背了大学作为“养成人格”的教育机构所应秉持的根本价值立场和使命。

  新浪网网友张贵峰评论说,北大教授钱理群最近感叹,“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很明显,以“升官发财”为目的上大学者,正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这些人身上,我们看不到知识分子本应有的责任意识和社会担当,难道不应该被“鄙视”?

  网友“D—FLY”回帖表示认同张贵峰的观点,并进一步分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产生,与一些大学一味追逐现实利益的倾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大学本身的浮躁恰恰是大学生浮躁的重要成因。挥之不去的行政化、对高官富豪校友唯恐达不到极致的炫耀等,莫不在展示“升官发财”的巨大现实收益。这些客观存在,必然潜移默化地让学生变得更浮躁,更远离相对枯燥的学术,远离曾经的理想追求。

  和讯网网友张立美发帖称,早在上个世纪初黄埔军校初建时,孙中山先生在学校大门上书写了一副对联“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如今,在现实当中,为了升官发财而上大学,不但不会受到鄙视,相反却被认为是积极上进的表现。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要想改变这种局面,一方面必须纠正广大大学生错误的成功观、成才观;另一方面,必须纠正当下的校园风气,改变一些教师为了升官发财而教书、搞科研的现状,让老师真正回归教书育人和为国家发展搞科研的正途上来。

  反方:慎言“深度鄙视”

  在一片对大学教育功利化的讨伐声中,也有许多网友认为,“为升官发财上大学”并不应该被“深度鄙视”。

  网友魏奇峰认为,“为升官发财上大学就该被鄙视”的观点值得商榷。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为了国家而“升官”、为了大众而“发财”和为了小家而“升官”、为了自己而“发财”岂可同日而语?只要是取之有道的财,那么,不管是谁,我们都应该用尊重的眼光去看待。否则,就是犯了严重的主观主义错误。同理,如果一个人通过正当渠道当官、升官,而且是一个清官、好官,那么,我们又有何理由去“鄙视”他?

  还有网友举例,9月18日《作家文摘》第2版以大半版的篇幅摘要刊登了《“最富教授”史正富》一文。据该文介绍,本科、研究生均就读于复旦大学,毕业后又留校任教,现任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的史正富,2008年在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统计为15亿,3年后这一数字跃升至65亿。一边是校长鄙视“为升官发财上大学”,一边是本校的教授荣登财富榜,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凤凰网网友晏扬认为,做官只不过是一种职业选择罢了。一个人,不管从事何种职业,都在获取自身利益的同时为社会作贡献。从“应然”角度说,“做官”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可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施展抱负造福于民。大学毕业生选择从政,乃至从一开始就冲着做官而上大学,实在没什么可丢人的,不该受到鄙视。相反,我们的大学应该教育引导学生通过合法、正当的途径经商、做官,帮助他们培养、树立正确的“商德”、“官德”,比如,企业做大了以后,要做一个更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向社会多奉献爱心;升官以后,要廉洁自律,爱民、亲民、为民。如此一来,大学教育或许才更有现实意义。

  兼容并包方能体现大学之“大”

  在争论之外,还有一些网友认为不应过分纠缠于该不该“为升官发财上大学”,因为,兼容并包方能体现大学之“大”,一所好的大学应当能以宽容之心接纳各种思想和意见,也应该能培养出胜任不同社会岗位的人才。

  蔡元培先生在执掌北大时,曾大声疾呼“圆通广大、兼容并包”;在实践中,他不拘新思想、新潮流,也能容忍顽固派、旧势力,一番改造,使得北大脱胎换骨,开我国高等学府之新风,并成为百年典范。如今,虽然已时过近百年,但其言其行仍萦绕耳际,相信这也对时下高校应该如何管理、如何施教等仍有借鉴意义。兼容并包,就应该能够包容以“升官发财”为选择的学生,对其一视同仁、平等相待。毕竟,个性、独特性和多样性,既是教育的重要资源,也是教育追求的目标。

  事实上,我们应当警惕的,恰恰是两种“不包容”的极端倾向,一种是否定所有“为升官发财上大学”者;另一种是把“升官发财”当作大学教育的唯一目的。

关键词:大学,反思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