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全景河北

莫言与河北渊源深厚“我的文学在河北起步”

http://www.hebei.com.cn 2012-10-12 07:53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委郭宝亮 莫言的文学起步就在河北

  去年8月,莫言凭长篇小说《蛙》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该届茅盾文学奖评委郭宝亮得知莫言获奖的消息后表示很高兴,莫言作为一名用汉语写作的中国作家获得这个奖项,是中国文学的一件好事,这对于从事文学工作的人来说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同时这也说明中国文学逐渐在被世界认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他的创作已达到了获得这个奖项的水平”。在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郭宝亮曾表示莫言获奖的可能性很大,昨晚获奖消息一出,郭宝亮说他并不感到意外,但即使莫言不获这个奖,对莫言本人也并不产生什么影响。

  去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颁奖期间,郭宝亮曾专门拜访过莫言。郭宝亮说,莫言对河北很有感情,他的文学起步就在河北,莫言1976年入伍,来到保定当兵,1981年,他的第一篇小说《春夜雨霏霏》发表在保定的文学刊物《莲池》上。1983年,其小说《售棉大路》发表在《莲池》上,这篇小说在当时较有影响,并被《小说月报》转载。之后他发表在《莲池》上的小说《民间音乐》受到孙犁的赏识。

  郭宝亮介绍说,当时莫言想考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但错过了时间。莫言把带去的《民间音乐》等作品留给了当时文学系的老师刘毅然,刘毅然把他的作品推荐给了时任文学系主任的徐怀中,徐看到这些小说很高兴,认定莫言是个文学人才,最终破格录取了他。

  郭宝亮认为,莫言从一开始创作就是以不凡的姿态登上文坛的,他最初的创作风格很独特,被认为是位先锋性作家。“他的写作与传统写作不一样,有很多新的因素,比如作品的现代意识很强烈”。有人认为《红高粱》有西方印象派的影子,但是郭宝亮认为,里面使用的大红大绿的强烈色彩,更像是中国民间的特点。可以看出,莫言的作品中有对现代意识与中国传统的结合。

  郭宝亮认为,莫言的创作也在发生着变化,可以将之粗略地归为几个特征阶段。《丰乳肥臀》虽然写的是历史,但与现实有很大关系;《红高粱》中,莫言把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放了进去,并与其所虚构的世界形成相互审视,从而使小说的主题发生变化。这两部作品可以归在同一创作阶段。

  《檀香刑》写入了山东高密一带的民间戏曲“猫腔”,莫言曾表示,这是他的一次“后撤”。郭宝亮认为,这个后撤指的是莫言从先锋与现代上的主动后撤,作家认识到中国民间的东西值得重视,这是汉语文学的自觉,但这不等于把作品中现代的东西去掉。在郭宝亮看来,《生死疲劳》可以与《檀香刑》算作一个阶段。

  莫言的最新长篇小说《蛙》与他个人之前的作品比,有了新的发展变化,作品彰显出历史理性和人文关怀上的张力,呈现出一种复杂矛盾的状态,有深刻的意味。“有人还不太习惯这部作品中莫言的改变,但这其实是他的探索”。

  谈到对莫言本人的印象,郭宝亮说,他很朴实,很好相处,保留着农民的质朴,很平易近人,没有很大架子,是位有内涵的作家。

  出版策划人武小森 莫言是在河北成长起来的作家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公布出来后,记者联系采访了河北作家、出版策划人武小森,他根据自己多年对莫言的关注向记者详细阐述了莫言与河北的渊源,武小森认为,莫言是山东籍作家,但是河北的乡土与河北的文学环境造就和培育了莫言,他是在河北成长起来的作家。

  燕赵都市报:莫言曾在保定参军,并在此期间进行文学创作,在你的了解中,他与河北文学有怎样的渊源?

  武小森:首先应该向莫言表示敬意。

  我觉得,说莫言是河北作家也不过分。他20岁当兵离开山东高密,来到河北保定,他是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因为他写作。1981年,保定市文联的文学双月刊《莲池》刊载了莫言的小说处女作《春夜雨霏霏》,中国文坛第一次记住了莫言这个名字。1982年,莫言在《莲池》杂志又发表短篇《丑兵》和《为了孩子》后被破格提干。1983年他发表短篇小说《民间音乐》受到孙犁赏识,赞其有空灵之感。1984年他在《长城》杂志第2期、第5期分别发表了短篇《岛上的风》和中篇《雨中的河》。期间,莫言写过一组水乡小说。莫言的文学导师、《莲池》的毛兆晃先生认为小说很有点孙犁小说的味道,于是带莫言去白洋淀体验生活。之后,莫言带着另一位文学导师孙犁先生的评价文章和《民间音乐》离开保定,敲开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大门。

  莫言是山东籍作家,但是河北的乡土与河北的文学环境也对莫言产生了影响,他是在河北茁壮成长起来的作家;说他最初的创作风格是“半个荷花淀派”也并不夸张,白洋淀的芦苇水流一定涤荡过他的心灵,河北“慷慨侠义”的人文精神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莫言日后的创作,在他的很多作品中也多有体现。

  燕赵都市报:对此,莫言本人是怎样认为的?

  武小森:莫言自己曾说,山东高密故乡是与我在河北生活了几年的保定地区、白洋淀地区结合在一起的,我的文学故乡应该是山东高密加上河北保定。他还说,《莲池》对我永远是圣地。我的文学是在河北起步,我的命运也因河北而改变,每次提起河北,我心里都很激动,有一种感恩戴德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恩的想法更加强烈。

  燕赵都市报:有人认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西方乃至世界的重大承认。在你看来,这种承认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

  武小森:这次莫言的成功是属于中国作家和中国当代文坛的成功,它也是整个亚洲的成功。但奖项这个东西你也不能太认真,莫言去年才得茅盾文学奖,不得奖我们也不能否定一个伟大的作家。别人承认自己固然重要,自己也要有自信。我们的成功不是今天晚上七点才得来的。莫言来石家庄签售《蛙》(记者 崔哲 资料图片 赵永辉 摄)

关键词:文学,作家,莫言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赵若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