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幼师虐童”背后的罪与罚[图]

http://www.hebei.com.cn 2012-10-29 09:25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日,浙江温岭“幼师虐童”事件被曝光,引起了无数网友的愤怒———

  “幼师虐童”背后的罪与罚

  揪幼童双耳离地,将幼童扔进垃圾桶,幼童跳舞时被脱裤,宽胶带封嘴———这并非“恶搞”照片,而是幼儿园教师虐童的实录。

  10月24日上午,网名为“将讲090080”的网友在微博上发了一组图片,引来众多网友疯传。照片里,一位年轻的幼儿园女幼师一脸笑容,两只手分别拎着一名男童的左右耳朵,男童的双脚距离地面好几厘米,正张着嘴巴在哭。据当事幼师颜某称,这样做只是因为“好玩”。

  据悉,颜某2010年起任教于温岭蓝孔雀幼儿园,目前仍未取得教师资格证。24日其虐童行径曝光后,当日即被辞退。目前,颜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或将面临5年以下徒刑。

  声讨:这不仅仅是师德的问题

  “幼师虐童”事件发生后,许多网友表示,已经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愤怒。仅仅因为“好玩”,就用各种手段虐待孩子,这样的行为,会对孩子身心造成双重摧残,无疑是极为残忍的行为。

  北青网网友张天蔚认为,如此残暴的虐待行为,发生在幼儿园里,哪个家长能不感到震惊与恐慌。而肇事“老师”在视频、照片上表现出的暴戾、冷酷,也让人担心:即使不考虑幼儿教师的身份,她们的行为也违背了基本的人性。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严肃对待、处理此事。

  更令人感到痛心的是,温岭“幼师虐童”,并非孤例。就在事发前几日,太原某幼儿园老师因5岁女童不会算“10+1”算术题,在短短十几分钟内扇了她几十个耳光。有媒体统计,类似的“虐童”事件,仅仅是在幼儿园里的,这两年就发生过11起。这些虐童行径令人发指,让人愤慨难耐。

  在对这些直接行为人表达谴责的同时,我们更应反思,为什么幼儿园一再曝出虐童丑闻?其背后凸显的难道仅是幼儿教师职业道德与素质的低劣?有专家认为,于更广的层面来讨论,此次事件其实更折射出在我国法律框架中,对虐童行为的责任追究并不严密。

  争议:虐待儿童怎成“寻衅滋事”

  颜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这令许多网友感到疑惑———虐待儿童怎么会和“寻衅滋事”扯上关系,这种行为在法律上又该有怎样的“罪与罚”?

  有法律界人事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并没有“虐童罪”,只有“虐待罪”。刑法第260条规定的虐待罪,是以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为对象。幼儿显然不属于幼教的“家庭成员”,所以不能适用。虐童行为同样也不涉嫌故意伤害罪,因为只有受害人的伤势达到轻伤以上的结果,才符合该罪名的立案标准。而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虽然将幼儿园明确划入了学校保护的范围之内,但从规定中不难看出,所有的规定都很空泛,幼师的哪些行为属于“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法条中的“构成犯罪”,指的是哪些行为?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的说明。因此可以说,将虐童定位为寻衅滋事多少有些无奈,也凸显出相关立法的空白和对未成年人保护的不足。

  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官孟粉则认为,“颜某在自己的QQ空间里贴了很多照片,讨论虐待儿童的行为,反映出她是为了取乐,而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就是精神空虚,寻求刺激、取乐,客观上又有虐待儿童的行为,将其定为寻衅滋事罪符合法定条件。”

  腾讯网网友张德笔指出,尽管按“寻衅滋事罪”来追究无良幼教的责任,和网民的心理期待存在巨大的落差。但单纯地从量刑角度考虑,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不一定就会畸轻,而是可能更重。虐待罪如未造成重伤和死亡的后果,最高处以两年的有期徒刑;而寻衅滋事罪即使是初犯,最高也可以处五年的有期徒刑。

  深思:如何避免类似悲剧重演

  对于此次虐童事件,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称:“严厉惩处只是一种事后追责,由此获得的只是一种‘次等的公正’。此前,一些教师的连续施暴已对孩子的身体乃至心灵造成了巨大伤害,无论怎样查办相关教师,孩子都是受害者。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构建一个没有暴力的教育环境,让个别教师不能、不敢虐待儿童。”

  这一观点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共鸣。光明网网友江城表示,要从根本上破解“虐童”问题,需要大力加强幼教投入,培养一大批有爱心、懂教育、善沟通的幼儿教师。一要加强幼教师资建设。适当恢复部分中等幼儿师范学校,并新建一批学校,将选拔优秀人才的关口前移。二要开展督导清理。对培养幼儿教师的学校和专业开展检查清理,对不合格的及时进行整改。三是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目前许多不合格的教师已经进入幼儿教师队伍,要正视这一现实,集中开展全员培训,有针对性地提高幼儿教师的师德和基本教育教学能力。

  秦楚网网友胡文江认为,多起虐童事件表明,法律在保护儿童方面尚存空白,执法部门在维护儿童人身权益方面不够到位,甚至束手无策;城乡学前教育发展严重不均,幼教师资匮乏;幼儿从教人员管理混乱,“先上岗、后考证”仅仅是应付检查的托辞,更多的人是在幼儿园混饭吃。因此,破解“虐童”难题,需要加强保护未成年人的立法,加大对虐童者及责任人的惩治处罚力度,做到违法必究;着力发展幼师教育和在职培训,培养能持证上岗的专门人才;开展幼儿园规范用人专项整治,推进最严格的幼师“准入”制度。唯有利剑高举、多管齐下、齐抓共管,方能避免虐童惨剧重复上演。

关键词:虐童,幼师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赵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