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温情告别25岁老石家庄站“退休”

http://www.hebei.com.cn 2012-12-21 10:24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2月20日上午,石家庄老火车站,依然人流不息。

  从四面八方汇聚来的旅客,或提着大包小包,或领着老人孩子,排着队购票,排着队进站。许多人说,这一次从这走,再回来时,可不是这里了。

  广场上、候车室内、站台上……人们纷纷举起手机、相机、平板电脑,把车站和自己装进镜头,也装进记忆。

  挥手的身影最多,只是和以往不同,以往告别的多是亲朋;今天,告别的是一座虽只有25年历史,但却在某种意义上承载着“火车拉来的城市”历史的老站。

  相伴的青春

  12月19日晚8时,施金祥迎来了老站搬迁前自己的最后一个夜班。

  这位石家庄站的值班站长,进入该站工作已经26年。1986年12月,他从一所铁路中专学校毕业分配到这里后,就未曾离开过。

  12月18日晚上,也是在交接班的间隙,他和另一位值班站长秦建军以及车站客运车间党总支书记祁凤琴,三个人一起勾勒出这座老站所走过的25年。

  施金祥介绍,即将迎来的是自己在石家庄站的第三次搬家,第一次是在1987年初,为建设新站(也就是现在的这座老站),才参加工作三四个月的施金祥和全站人员一起,从更老的老站向南搬到一公里之外的胜利路临时客站;第二次搬家是在当年11月,石家庄解放四十周年的日子,如今的这座老站正式启用了。

  秦建军介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旅客人数的增多,车站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上世纪90年代,安装了空调,完善了许多附属设施;北站建成,一些车次和旅客随之被分流;绿皮车减少,空调车出现,每日通行的车次也在不断增加……

  按祁凤琴的记忆,老火车站日均发送旅客两三万人、客流比较平稳的日子持续了超过10年;大概从2000年开始,出现了一个客流迅猛增长期,客流每年以10%左右的增长持续到2007年。之后,石家庄站伴随铁路的快速发展进入新的时期:动车组开行,铁路6次调图,运能增加,列车密度增加……客流成分也在变化,原来民工流、探亲流比较多一些,以后商务流占了主导,甚至形成了比较规律性的周五、周日客流小高峰。

  客流人员构成在变,石家庄站本身也在变。

  硬件上,候车室进行改造,软席候车室改造成动车候车室;二、三、四站台也加高,以适应动车组乘客上下车。软件上,“原来的观念是管理旅客,喊着旅客上车走就行了。后来,变管理旅客为服务旅客了。”祁凤琴深有感触地说。

  从大学毕业进站至今,祁凤琴在此工作了23年。谈及即将搬离的感受,祁凤琴语气中增添了浓浓的不舍之意:“以前总觉得这里已经破旧,可现在看这里的一草一木,感觉都比以前更亲切了。”

  采访时,祁凤琴手头的电台呼叫,桌上的电话铃声,以及不断来汇报工作的工作人员,在记者眼前构成了一番忙碌的景象,“这就是我们向老站告别的方式。”祁凤琴说。

  难忘的记忆

  忙碌的不仅是车站工作人员,还有很多市民和旅客。他们忙着赶到车站来,用自己的方式向老站告别。“再来看一眼,以后搬走了,就勾不起那些记忆了!”12月18日上午,56岁的李艳荣阿姨独自向石家庄老火车站告别。

  她说,自己就住在火车站附近,14年前就是从这座车站,送儿子坐火车去外地读书;而今儿子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工作,自己一想儿子,就到广场上转悠转悠……

  同李阿姨的伤感不同,曾在新华针织厂上班的师月霞和儿时伙伴杜艳霞结伴来到火车站拍照留念。她们告诉记者,对火车站有着一种说不清的留恋,自己从小在这座城市长大,火车站以及周边的老万宝、丽华布店、向阳商场、河北照相馆承载着她们青春的记忆。

  用拍照留念的人络绎不绝。照快相的李秋文在站前广场干了已经十多年了,可他说,自己的顾客群中,从来没有像近几天这样出现很多本市人。其中,一对老夫妻竟然连续拍了三四张。

  更多的人只是过客,但过客,也有着过客的留恋。

  12月19日下午,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翔从出租车下来,拖着行李,举着手机在站前广场上拍个不停。拍完了景物还不够,他把手中的苹果手机递给路人,请对方帮助拍照,“正好赶上了这个城市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拍张照片作个见证吧。”

  最后的温情

  “新客站,在南边,坐344路,到新石小区下车,现在改名叫火车站西。”“从这儿到新客站,有直达的公交,您往那边儿走。”

  12月20日下午2时许,石家庄老火车站广场前,两位老年志愿者在纷纷扬扬的雪中为过往旅客解答着问题。

  作为一座城市的门户,在告别的日子,老车站充满了温情。

  一位老人告诉记者,这是他们在老站做志愿者的最后一班岗。

  2008年7月28日,奥运火炬传递到石家庄当天,太行老年大学的老人们开始了在石家庄火车站站前广场长达4年多的奉献和坚守。从最初的三四个人一组,到后来固定下来两个人一组,从天气暖和时每天指路6小时,到寒冷来袭后每天指路4小时,这些以六七十岁老人为主体的志愿者们帮助过数不清的问路者。“要告别了,在这座出站口前的许多经历也涌上心头。”就在19日下午,30位太行老年大学的义务指路志愿者特意到站前广场上合影留念,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有着诸多难忘的时刻。

  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听说一批青年志愿者要在新火车站为大家提供服务,“年轻人接了班,我们这些老人感到很欣慰”。

  天色伴着飞舞的雪花彻底暗了下来,曾经人潮涌动的石家庄老火车站人流渐渐稀少,在省会一所中学任教的魏老师领着六七岁的女儿守在出站口,等着自己从外地过来的老母亲出站。“我第一次从老家来石家庄,刚出火车站吐了口痰,就被城管人员逮住,还罚了款。”魏老师回忆起自己与这座车站的渊源。

  “爸爸,你不知道不能随地吐痰、乱扔果皮吗?”女儿“咯咯”地笑话起父亲,然后一阵风似的跑开,把吃完的糖葫芦的竹签扔进了远处的垃圾桶。

关键词:石家庄站,退休,告别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赵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