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今日关注

石家庄老火车站百年历史珍贵老照片

http://www.hebei.com.cn 2012-12-21 14:55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07年,正太铁路竣工通车,在石家庄村东建始发站。

1907年,横跨京汉、正太两条铁路的大石桥建成。

1947年11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石门。

1982年,石太电气化铁路复线全线通车。

曾经简陋的候车室。

石家庄老火车站春运场景。

  我与老火车站的故事

  青春与她相伴

  李淑倩(铁路退休职工)

  19岁那年,赶上铁路部门招工,我这个下乡知青便进城当了工人。

  当年石家庄站开建的时候,我已经被调进了机关。机关办公楼就在大石桥附近,每天从办公室里透过窗子就能看到正在施工的钟楼。那时车站附近还很杂乱,大石桥还在使用,是连通桥东桥西的枢纽。通往火车站的过街天桥还是又窄又陡的铁梯子,从南三条批发了货物的商人,拖着、扛着大麻袋,小心翼翼地从人流中挤出一条缝隙来。

  后来,由于岗位调动,我搬进了火车站站楼,头顶就是那座据说当时全市最准的四面大钟。耳边总是呼啸而过的机车声,走出办公室,会有扑面的声浪滚滚而来,各种嘈杂的声响汇集在一起,让人头脑发涨。听得久了,那些震耳欲聋的声音居然会被我自动屏蔽,丝毫不会影响我工作。

  在站房工作那几年,我目睹了石家庄火车站的每一次变化。二楼从出售百货的商场,变成方便旅客的休闲区,又改建成全市最大的旱冰场,后来又开设了迪厅、电玩厅等等,引领着石家庄的时尚。火车站是石家庄的一扇窗口,来往的旅客常常通过这里,窥见石家庄的发展。

  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经退休在家,相伴几十年的火车站也即将退役。这几天,我跟老同事相约,看看退休的老火车站,再看看新上岗的新客站,见见过去的老伙计,也认识认识新一代铁路人,也许,这就是传承和发展。

  当年石家庄站开建的时候,机关办公楼就在大石桥附近,每天从办公室里透过窗子就能看到正在施工的钟楼。

  12月21日,石家庄新老火车站完成交替。当现代一流的新客站华彩亮相、迎来送往时,承载着城市历史的老火车站也将存留于人们的记忆里。

  石家庄,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110年前,两条铁路的交会,催生了一个取名为“枕头”的火车站。由此,华北平原上的蕞尔小村石家庄发展为新兴的省会大都市。火车站,成为石家庄的城市坐标原点。

  今天,石家庄新老火车站完成交替,中山路地道桥南侧的老火车站广场少了曾经的熙来攘往,这个与我们的城市息息相关的火车站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曾经繁华喧嚣的老火车站,与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来往穿梭的人流车流,编织着一部现代城市的交响。因为这是座“火车拉来的城市”,这一区域也便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历经110年的变迁,老火车站与城市一道见证着成长与繁华,记录着艰辛与荣光。

  从“枕头站”到石家庄站

  石家庄火车站,是这座城市的发祥地,记录着石家庄百余年来的发展足迹。

  1902年,京汉铁路修到石家庄,并按照比利时工程师的路线设计,在石家庄村东南建造火车站,其位置就在现在的中山路地道桥上面。据记者收藏的一本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版的《石门新指南》记载:“至清光绪二十六年,京汉铁路动工,修至石家庄,因其村户甚少,遂定为枕头站。”由于当时的石家庄村只是获鹿县留营乡管辖的一个200户的小村庄,太不知名,所以就用振头这个附近大镇命名为“振头站”,也写做“枕头站”。

  1903年,正太铁路开始动工兴建。大批劳工和筑路物资源源不断地运来,一时间,这个一向少人问津的偏僻小村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当从来都不知铁路是何物的村民们见到火车这个庞然大物而流露出惊奇的神态时,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石家庄的命运会因此而发生重大的改变。

  1907年,正太铁路全线竣工通车。由于偶然的因素,正太铁路东端的起点没有建在当时的政治中心真定,而是南移到了距其15公里的石家庄。石家庄成了京汉和正太两条铁路的交会点。于是,在京汉铁路振头站的西北侧,创建了正太铁路石家庄火车站。伴随着刺耳的汽笛和隆隆的车轮声,精良的煤铁得以源源不断地运出山西,再辗转由石家庄运往全国各地。

  1940年,侵华日军为了掠夺华北资源的需要,将正太铁路的窄轨改造成与京汉铁路相同的标准轨。后又采用所谓“战时抢修”的模式,建成了石家庄至德州的铁路。至此,石太、石德、京汉三条铁路在石家庄接轨,火车站也合并为一处,其址仍在原京汉铁路车站的位置上。

  火车“拉来”了一座城市

  伴随着铁路线的通车,一些与铁路相关的产业相继出现。

  在正太铁路创办之初,法国巴黎开车公司就于1905年在石家庄村东建起修理客货车辆的正太总机厂,当时称为铁路大厂。这是石家庄最早出现的现代化工厂。正太总机厂的建立,是石家庄由农村走向城市的标志,而大批的铁路工人,则是石家庄第一批产业工人,从此,石家庄的人口成分和地域特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同时,石家庄周围又陆续崛起了保晋公司等一批工业企业,商业规模扩大,门类、网点也不断增加。清宣统年间,大桥街一带又陆续创开了晋通栈、晋阳栈、裕隆栈等旅馆,新兴街开办了同德兴纱货行。到1911年清王朝灭亡前的短短五六年内,小小的石家庄已向东向南延伸数百米,村南已形成以大桥街为主的旅馆服务中心,村东南开始出现一个小商业区雏形。一个以交通为先导,以商业为主体的新兴商埠正在形成。

  1914年,井陉煤矿聘德籍化学博士高登伯炼焦试验成功后,在石家庄村东南创建焦化厂。1922年秋,湖北楚兴公司利用井陉煤炭和石家庄周边棉花资源,兴建大兴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华北地区建厂最早、规模最大的纺织企业。继京汉、正太铁路创建之后,近代中国工业的兴起促进了石家庄的城市化进程。

  铁路把城市一分东西

  在解放纪念碑的北侧,有一座默默矗立的大石桥。这座大石桥至今仍然完好地保存着,长150米,高7米,宽10米,共有23个桥孔,桥身全部用青石铺成,既坚固又美观。它是目前所知道的河北省第一座铁路公路立交桥。由于铁路穿过石家庄市区,隔断了东西交通,火车撞伤人畜的事时有发生,1907年,正太铁路员工集资建造了跨越正太、京汉两条铁路共7股线路的大石桥,对沟通石家庄的东西交通和市区繁荣起到了重要作用。从大石桥建成之日起,石家庄市区以大石桥为界,分成了“桥东”和“桥西”,并且一直沿用到今天。

  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到1925年,以京汉车站、正太车站、正太总机厂为中心,已形成了工业、商业、饮食服务业、运输业集中的城镇聚落,使石家庄村与铁路以东的休门、栗村逐渐连接起来。据1925年顺直水利委员会测绘的地形图测算,当时石家庄附近的街区面积已达1.8平方公里。

  1925年,石家庄商务会呈请获鹿县,要求石家庄实行市自治制,临时民国政府批准“将直隶省石家庄、休门两村合并,更名为石门市,以符名实”。此后,石家庄城市化的进程不断加快。大批农村人口向石门集中,或充实产业工人队伍,或从事商业、服务业、作坊手工业。到1937年6月,石门总人口已达72100多人。1939年,伪河北省公署呈文给华北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称:“石门地当冲要,居京汉路中枢,正太路起点,物产集中,工商荟萃,人口虽不足三十万,而政治、经济具有特殊情形,拟请准予设市”。同年10月7日,《行政委员会指令(秘字第1027号)》发布,批准石门设市。

  1947年11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石门。同年12月26日,市人民政府发布通知,将石门市更名为石家庄市。

  石家庄的解放,不仅创造了解放军“夺取大城市的创例”,其便利的交通和工业设施也为新中国的建立提供了可靠的保障,石家庄也成为中国共产党管理城市的试验田和支援全国解放的大后方。

  火车站凝结现代城市“内核”

  石家庄解放后,交通运输不断发展,对火车站不断进行改造扩建,石家庄站被列为国家一等站,1954年升为特等站。

  从1951年9月开始,石太铁路先后5次进行技术改造。1982年9月,全线完成电气化改造,成为新中国第一条复线电气化铁路,煤炭运量更是占全国的十分之一。1987年11月,在石家庄解放四十周年之际,新的石家庄火车站建成,成为全国最大的客货运车辆编组站。

  石家庄在成长为大城市的过程中,铁路与石家庄的紧密关系一直在延续。

  取交通便捷之利,纺织、化工、制药和钢铁等一批产业相继选择了石家庄。一些企业也选择来到了新兴的石家庄。例如,石家庄的国棉一厂、国棉二厂就是从天津迁来的。

  自从石家庄建成以来,石家庄的商圈就“生根”在火车站这块商业宝地,也就有了后来全国有名的南三条和新华集贸市场。细数石家庄这座现代城市的商业历史,大都与火车站息息相关。

  火车站成就了石家庄,石家庄也迅速凝结了一个以火车站为中心的城市内核:20平方公里的城市中心区域,集中了省级、市级行政中心、文化活动中心、商业中心、医疗中心。

  火车站,对于石家庄来说,其意义不同于其他任何一个城市。火车站,曾经是这个城市的坐标原点,在石家庄,无论是交通路网布局、黄金商圈还是货运带动的大型批发市场建设等,都是围绕它繁衍开来。

  新客站引领城市全新出发

  随着高铁时代的来临,铁路对于石家庄的意义被再次强调——在走过110个春秋后,石家庄火车站将以另一种方式重生。新客站的华彩亮相、投入使用,让石家庄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成为全国第一个让铁路从地下呼啸而过的城市。在铁路的引领下,我们的城市再一次焕发新的生机。

  手指拂过地图上即将消失的铁路线,就像触到这个城市跳动的脉搏,在更多的希冀中满含着留恋。从当年冒着黑烟的火车头,到今天“子弹头”的动车组,人们已经习惯了它的穿城而过。不久后,曾经的火车轰鸣和铁路线将成为这个城市中人们的记忆,但那绵延于地下的滚滚车轮,仍将会以另一种博大的胸怀,牵动着这个城市的神经。

  石家庄,注定与繁忙而绵长的铁路线密不可分。不仅它的历史是这样,它的未来也会是这样……

  无数次从这里出发

  吕伟(个体经营者)

  年轻的时候,公路网没现在发达,石家庄也没有机场,走南闯北干事业,主要靠火车。我女儿抱怨:“爸爸一年最少有六个月在火车上。”这话其实不夸张,去趟上海来回最少要三天,其中两天在火车上。还有好几次,除夕夜都是在火车上吃的饺子。

  因此,我对石家庄火车站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里面的工作人员。我知道内部人员进出的每一个出入口,认识看门的老大爷,甚至能找到车站围墙因年久失修坍塌的缺口。实在买不上车票的时候,我就从这些地方先进站上车再补票。

  可以说,二十多年来,我亲眼见证着石家庄火车站从建成到一天天发展起来。虽然车站大楼总体没什么变化,但是内部的变化还是很大的。我记得王子旱冰城开业以后,明显感觉这里更热闹更时尚了。不仅等车的乘客喜欢来玩,市里的年轻人也都喜欢来这里滑旱冰、蹦迪。

  在火车站的周边,我看着越来越多的商铺、楼盘,拔地而起,每一座在当时,都顶着全市之最的光环,车站广场也是不出几年就换一个样子。有时出差回来,走出出站口,就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几天时间就有新楼破土而出,让我应接不暇。

  石家庄不算全国最大的城市,但客流可不算小,有一次出站,跟着拥挤的人流往外走,一位乘客感慨说,走过不少地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新客站投入使用,我感到很高兴。今后再乘火车,估计就不会经历那样拥挤的场面了。

  有时出差回来,走出出站口,就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几天时间就有新楼破土而出,让我应接不暇。

  难忘的驿站

  何彦丽(小学教师)

  这几天,石家庄新客站启用的消息在媒体上频频出现。得此消息,时常借助火车往返京石的我,一时思绪万千……

  那年,我还是一个懵懂的乡下女孩,我走出田间地头,第一次踏入石家庄站,从这里步入外面五彩斑斓的世界。她成为我接触社会的第一个驿站。

  后来,我成了一名军人的妻子,每当假期探亲时,走进石家庄站,走进军人军属候车室,踏上西行的列车,她就成了我们鹊桥相会的起点、爱的见证。

  再后来,我为人之母,体会到了父母的含辛茹苦。儿子出生六个月发现患有眼疾,三岁六个月时不幸双目失明,我一次又一次地出入石家庄站,是她一直陪伴我们母子,不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奔波于石家庄—北京、北京—石家庄,她目睹了我们“马拉松式”的就医历程。

  如今,我依然要在长长的铁路线上行走。当新客站华丽现身时,我分外激动,因为她让我的行程大大缩短,拉近了我与亲人的距离。

  从以前的绿皮车到现在的全封闭,从以前的普客到现在的动车,从城际到高铁,我和石家庄站的情缘依然在继续。

  这里,是我接触社会的第一个驿站;这里,是我们鹊桥相会的起点;如今,我依然要在长长的铁路线上行走……

  再见,老火车站

  张大强(公交车长)

  我是一名公交车长,与石家庄火车站有着不解之缘。

  1982年,我参军入伍乘火车前往部队。那时的石家庄站,狭小的售票厅,窄窄的出入口,地道桥南侧的广场准备乘车的人排着长队,让人感觉不到这是一个省会城市的火车站。1997年我转业回来,映入我眼帘的已是宽敞、明亮的石家庄站。

  2000年,我进入公交公司,成为107路一名公交车长。自那天开始,我无数次经过火车站,将远道而来的客人和远行归来的市民安全地运送到目的地。

  随着火车站公交枢纽站的建立,以火车站为中心,通向市区四面八方的公交车为过往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之后的火车站越来越时尚大气,默默地恭迎着南来北往的宾客,彰显着她独有的魅力……

  寒来暑往,我静静地陪伴着火车站,也静静地看着她在风雨中走过,在岁月中徜徉。几天前,我驾车到达107路终点站,车上的语音播报报出的不再是“火车站”,而是“自强路东口”,这让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十几年了,一直是“火车站”这几个字响在耳边,突然一下子消失了,估计我和许多人一样需要很长时间去习惯。心里虽有留恋,但我不会悲伤,因为人潮退去后,她将会华丽转身,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

  寒来暑往,我静静地陪伴着火车站,也静静地看着她在风雨中走过,在岁月中徜徉。

关键词:老车站,石家庄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石家庄日报
责任编辑:赵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