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水资源负荷超载 协同治水打破区域界限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2014-11-10 13:49:54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京津冀协同发展水利专项规划》正在编制,三地在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水资源调控、水环境监管等方面的标准有望逐步并轨。京津冀属于资源型缺水地区,是我国缺水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又是人口密集区和经济快速发展的区域。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下,水问题成为制约该区域发展的瓶颈,京津冀该怎样解决水难题?区域水利协同发展如何“破冰”?对此,记者进行了调研。

水资源负荷严重超载

京津冀已成为我国水资源环境严重超载地区之一,人们的吃水和工农业用水正在与环境争水、与生态争水、与后代争水

“拧开水龙头,就会有清水哗哗流出,仿佛取之不尽,但是我们不了解,现在用的水,很多已经是明天的水,甚至是子孙后代的水。”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

京津冀地区国土面积不到全国的2.3%,水资源仅占全国的1%,却承载全国8%的人口和11%的经济总量。专家表示,长期以来,由于水资源严重短缺和水资源过度开发,京津冀已经成为我国水资源环境严重超载地区之一。

京津冀地区地表水在缩减,甚至浅层地下水也出现亏空,很多水源已经是深入到基岩以下的深层地下水。“京津冀地区平水年供水量为278亿立方米,一般枯水年约255亿立方米,供水量中地下水占70%。1980年以来,平原地区地下水累计超采1550亿立方米,地下水应急储备功能严重受损。”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李原园介绍说。

这意味着,人们的吃水、工农业用水正在与环境争水、与生态争水、与后代争水。

“按照现在的用水水平,京津冀平水年份生态环境用水年均赤字近90亿立方米,其中地下水超采68亿立方米,年均挤占河湖生态用水15亿立方米,枯水年份挤占生态用水问题更加突出。”李原园说。

“这么少的水资源,要养活这么多的人口,粮食主产区很多又在北方,京津冀面临的水资源形势十分紧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说。

除了水资源匮乏,京津冀地区的水安全形势也引起了专家关注。“一方面长期干旱少雨,另一方面洪涝灾害仍是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心腹之患。骨干河道防洪标准达标率不高,蓄滞洪区建设滞后,城市防洪排涝设施不完善,发生强降雨时极易发生城市内涝。”李原园说。

某种意义上,水的问题成为制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瓶颈。找水成了京津冀地区面临的头等大事,不仅涉及发展,更涉及生存。这样的问题不仅京津冀存在,也成为一些北方城市的掣肘之虞。

打破区域界限配置资源

京津冀三地不仅地缘相近、人缘相亲,而且山水相连,供水网络和排水体系越来越走向一体化,协同治水非常必要。

为了解决缺水难题,国家实施了一系列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例如,引滦入津、引黄入冀补淀、南水北调等。5月21日国务院第48次常务会议以来,我国确定了172个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项目。这是在全国范围内总体布局,调配水源供给,缓解地区水资源匮乏之困。今年初步落实重大水利工程中央投资390亿元。

除了总体布局,区域规划也在紧锣密鼓编制中。据了解,水利部正在组织编制《京津冀协同发展水利专项规划》。按照初步规划,根据分区水资源承载能力、存在问题和国土空间功能定位,京津冀地区被划分为燕山太行山区、山前平原区、中东部平原区、东部沿海带等“三区一带”。水资源将按功能区合理调配和利用。

据李原园介绍,燕山太行山区以水土保持和水源涵养保护为重点,严格产业准入制度,调整种植结构,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山前平原区重点构建“山区水库——南水北调中线干线——骨干输水渠道”为一体,覆盖中东部地区的水源配置体系,发挥对京津冀水源统筹调配作用;中东部平原区通过南水北调东中线及引黄增加供水,提高水资源承载能力;东部沿海带加强河口综合治理,加快海堤工程建设,保障沿海经济区和城市防洪防潮安全。

“京津冀三地不仅地缘相近、人缘相亲,而且山水相连,供水网络和排水体系越来越走向一体化。这个时候,协同治水就非常必要。”河北省邯郸市水利局局长申志海说。

这些年,按照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安排部署,河北的水源源不断地向北京、天津输送。引滦入津、南水北调保障着天津和北京水资源的正常供应。上游的水库污染了,下游就喝不上清洁的水。天津和北京的大水缸都盛满了来自河北的水。京津要得到一库清水,就需要同河北合作,共同治污。

同时,国家也为河北修建水库、开发水资源等提供了相应支持,北京和天津也为河北治水提供了帮助。“北京的供水管网覆盖河北某些地区,按照区划,河北要为这些地区单独提供供水设施,投资就比较大。区域一体化,水源调配要通盘考虑。”河北省邯郸市水利局水资源处副处长张彦宏说,“因此,就近调配,优化配置,才能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

现在治水不但需要区域间通力合作,在一些地方治水甚至突破了县与县、村与村甚至田亩之间的界限。张彦宏告诉记者,去年上半年,邯郸市出台激励政策促进土地流转。土地流转对发展高效节水农业非常重要。农民的种植规模提高了,大型的固定式半固定式喷灌、微喷等技术就能落地发挥作用。现在,邯郸的治水单元已经规模化,最大的治水单元是6万多亩,最小的也有2万多亩,压采地下水效果明显。

根据地区差异协同治水

京津冀的用水总量中农业用水占到65%,因此,对农业用水需要进一步加强管理、精确控制。

天津蓟县于桥水库周边几乎看不到种植粮食的农田,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树林、湿地包围着“大水缸”。蓟县库区办主任李福奎告诉记者,为了保护水源,净化水质,靠近水库的农田被退耕还林。

对邯郸来说,农业用水更是大头,小麦、玉米等高耗水粮食作物广泛种植,一些地区因地下水超采而成为“漏斗区”。然而,天津退耕还林的做法在河北许多地区行不通,因为河北是粮食主产区,要保障粮食基本供给。河北治水,要综合考虑水安全和粮食安全两个问题。

在邯郸肥乡县东屯庄村,记者看到大型指针式喷灌机正在作业。肥乡县水利局局长郭晨亮告诉记者,因为实施了高效节水试点工程,周边500亩土地上的灌溉机井从6眼减少到3眼,亩次灌溉量由50立方米至70立方米降低到30立方米至40立方米,每年可节水3.5万立方米。

据河北省水利厅负责人介绍,针对作物种类、土地流转规模等情况,河北择优发展喷灌、微灌等高效节水灌溉模式,提高用水效益,改善地下水生态。

精确控制农业用水是北京治水的一大特色。量水而行,首先要摸清水资源的家底,北京已经开始作一些尝试,向着精确计量、精细管理迈出步伐。

在北京顺义区南彩镇双河果园,果农取水停水均要刷卡,用水量不再按照用电量等粗略折算。据了解,顺义区已经投资7427.7万元,推进智能水表安装工作。2013年实施一期工程,在大孙各庄镇、杨镇安装水表990套。今年实施二期工程,为10个镇安装智能水表2433套。

专家提醒,京津冀在统筹治水的同时,要根据地区差异,因地制宜。

根据《规划》,到2030年,京津冀地区水资源承载能力、水生态文明水平都应得到进一步提升,一体化协同水治理管控能力将进一步增强,基本实现水利现代化。

关键词:治水,京津冀地区,水资源承载能力,超载,智能水表,1980年,水资

责任编辑:纪丽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