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频道>>新闻排行

冀东抗日名将——包森

来源: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 作者: 2015-08-18 10:02:14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主播)盘山,位于天津市蓟县县城西北12.5公里。这里山势巍峨险峻,丛林遍布,被誉为“京东第一山”,是通往北京的战略要地。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大举进犯华北,在蓟县一带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也是在这里,八路军冀东军区副司令员包森用他年仅31岁的生命,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日战歌。我们来听记者亚强的报道:

这是包森墓。。。。。。陕西蒲城县人,1936年参加红军。。。。。。

在蓟县烈士陵园包森墓前,今年已经81岁的陵园老职工赵文德在墓前深深的鞠了三个躬,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每年到清明节、八一建军节等节日的时候,赵文德老人都会来这里几次,为前来吊唁烈士的人们讲讲包司令带领蓟县军民抗日的故事。

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侵占华北以来,侵占到我们冀东了,施行惨无人道政策,就是“杀光、烧光、抢光”,这地方寸草都不长,老百姓吃树叶、啃树皮都没有,都钻了山洞了。我们这有战斗的优势,敌人来了我们可以藏、可以躲、可以打。

包森,原名赵宝森,陕西蒲城县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抗战爆发后被派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独立一师工作, 1938年6月包森率领40多人到冀东开辟抗日游击区。1939年秋包森被任命为冀东军区副司令员。1940年初,包森率领部队到达盘山,全力开辟盘山抗日根据地。

这期间,包森领导的部队行踪不定,有的时候就住在当地百姓家,当时只有六、七岁的赵文德家就曾经是包森落脚的地点,赵文德回忆说:

这人特别和蔼,就是个矬点,按现在说不准够一米七,一米六多点。他也住不忒长,也有住半宿的时候,也有住一宿的时候,他不在这一个地呆着。

盘山根据地的发展壮大,引起了日伪军的惊恐。敌人扬言:“要搞垮冀东,首先要搞垮蓟县;要搞垮蓟县,就必须搞垮盘山。”从1940年5月起,日寇调集重兵,对盘山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和围剿,实行惨无人道的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两个月后,包森领导的部队就给了狂妄的日本人一个下马威。

1940年7月下旬的一天,一股由74人组成的日本骑兵队——武岛骑兵中队窜入盘山,这支骑兵队号称日军精锐,武器装备精良,狂妄的武岛在进山前声称,要用这支骑兵中队踏平盘山。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支“精锐部队”竟然栽在了实力明显处于劣势的包森部队手中。

当时,包森正带领一支不到50人的部队在田家峪整训,部队里仅有12条步枪、一挺机枪和35个手榴弹,每条步枪里只有五发子弹。面对险情,包森临危不惧,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将部队埋伏在盘山附近的白草洼。赵文德说,当年打白草洼战役的时候,他还由本家一个参加游击队的哥哥带着,就躲在白草洼附近的一块大石头后亲历了这次战役:

这股马队一共74个人,1940年7月28来这扫荡来了,包森得到可靠情况以后,他就说这地必须设“口袋战”,派一个18岁通讯兵给了一条枪,说你在管庄以东给我打个接应,把这股马队你给我引进来,无论如何让他进咱们这“口袋”,在管庄一带,这名通信员一边放冷枪,一边把敌人往包森设伏的白草洼引:

追到莲花岭这,这马队就想不追了,一瞅这山道也不好走,这通信员说这要不追我这任务完成不了啊,这又开了两枪,这马队下了马,拉着马就追过去了,马队到这里头一看,不对,死胡同,这就往回要退,但是为时已晚,我们就把大核桃树由山头就推下来了。

看着敌军进了“口袋”,包森并没有急于进攻,毕竟我们的弹药和装备都无法与日军抗衡,在敌人进入“口袋”之前,包森就指挥部队在这里做了充分的准备:

我们山头上码上半人高的石头墙,包森同志说了,咱们任何人不兴抬头,冒着腰往下放石头,用两条枪稀稀拉拉逗他,让他还击,无论如何让他把子弹消耗没了,咱再出击,这样猫着腰往下放石头,砸了四个半小时,砸的这些日本兵人仰马翻。

在充分的消耗了敌人的弹药后,包森也等来了援军,一举歼灭了这支骑兵中队。打扫战场时战士们突然发现,骑兵的人数不对:

一看人数不够,明明进来74个,怎么剩73了,一抬头有个日本兵已经跑到南山梁上了,有个神枪手举起枪就要打,刚要打的时候包森就把枪按下了,说不要打了,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回去报丧去,也让他知道咱们盘山的英雄儿女是不好惹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日本兵逃回县城。

从1939年到1942年期间,包森在蓟县一带先后领导抗日军民与日军及其伪军部队交战50多次,打击了日本军队的狂妄气焰。其中1942年初在燕山口内果河沿一战,包森以七个连的兵力,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了又一个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1942年2月,包森部队在遵化野虎山同敌人相遇,在战斗中,当他上北山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时,被敌人狙击手冷枪射中胸部。包森当时的警卫员,今年已经84岁的高大章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这时候敌人狙击手,突然一个冷枪,顺这胳膊打进去的,顺这出来了,脚底下就不平衡了,站也站不稳,下山的时候他(包森)还有话要说,断断续续越说越小,到山底下老乡家,弄门板子抬下来了,用被子给他盖上了,用棉花把血给他擦了,也说不话了,弄了个棺材给包森装上了。

包森牺牲的消息传出后,整个冀东的抗日军民都沉浸在巨大悲痛之中。日军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一反常态,在所有报纸的宣传报导上,都去掉了污蔑攻击之词,作了“包森司令长官战死”的郑重报导,反映了这位抗日民族英雄在敌人心目中的地位。包森牺牲的时候年仅31岁。

1991年夏天,盘山烈士陵园来了一位日本老者,当时正在陵园工作的赵文德接待了这位日本老人,老人告诉赵文德,他就是当年白草洼战役中被包森放走的那个日本兵:

在45年日本投降以后他跟着回国了,在91年6月21日,他又带着妻儿老小七口人来了,这阵他就八十多岁了。

这位八十多岁的日本老者坚持要到白草洼再去看看,一路上赵文德也向他了解了更多当年的故事:

我一边走一边跟他交谈,我说当年有人追你的话是不是跑的了,他说有一个人追也跑不了,枪里没子弹,左腿还挂花了,一看没人追想必是放我一条生路,要不放我一条生路到不了南山梁就得打下来,他说故此我回到老家跟家里人说,在有生之年必须要“故地重游”,包司令员要活着要登门拜访,死了要到墓前祭扫。

从白草洼回到烈士陵园,这位日本老者在包森墓前献上了一个大大的花圈:

他91年来的时候在这买了一个花圈,写了一副挽联,这挽联怎么写的呢?相当生动,上联写的是“惊弓之鸟、漏网之鱼”,下联写的是“不死之人,拜谒包森。”落款叫冢越正男。

陵园讲解员压混:这就是威震敌胆的包森将军,他创造性的运用毛主席的游击战术,出其致胜的大了许多漂亮仗。。。。。。

如今的盘山苍松翠柏、风景如画,日军在这里犯下的罪行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这里的百姓依然不会忘记当年威震敌胆的包森将军,每个来到陵园的人都会听到讲解员讲述包森将军那一个个惊心动魄抗日的故事。

关键词:包森,抗日名将,抗日民族英雄,冀东,口袋,部队,白草,平盘,三光政

责任编辑:jockbang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