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频道 > 全景河北

【现场】看平山这个小山村是如何生“凉”财吃生态旅游饭的?

来源: 长城网  吴新光
2019-06-11 00:53:33
分享:

古色古香的“林家僻舍”民宿院落,修旧如旧。  记者 吴新光 摄

  长城网讯(记者 吴新光)坡顶、黛瓦、脊兽、瓦当,木梁、木柱、木窗棂……绿树掩映下的四合院静谧祥和,凉风习习。在这里,一处处院落、一处处老宅子,修旧如旧,古色古香,厚重拙朴。

  这里是平山县合河口乡王家坪村。5月27日,记者驱车来到这里,霎时就被眼前一个叫做“林家僻舍”的精品民宿吸引住了。站在院中,抬头便可看到山,满目绿色。“凉”“绿”是这里给记者留下的最深刻印象。

  山里的石头多,此言一点不虚。这里的老宅子基本都是石头垒砌而成,外部再垒上一层墙砖。民居最善利用地势,峻缓高下,层层叠叠,自然成画,如同由地里自然生长出来一般。由于这里毗邻山西,民居中便多了一种山西民居的特色与风貌。

  王家坪位于平山县合河口乡西部,处在驼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地带,海拔900多米,植被覆盖率达90%以上,即便是夏季,最高温度也就20多度,气候凉爽,空气清新。

  “我们决不能守着‘金饭碗’讨饭吃!”王家坪村“两委”认为,村民要想脱贫致富,就要充分利用当地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凉爽的气候,打旅游牌、吃生态饭。

古色古香的“林家僻舍”民宿院落,修旧如旧。  记者 吴新光 摄

  现在村民大多外出务工,常年在村里居住的不足全村总人口的1/3。全村共有宅基地200多宗,因无人居住,房屋闲置破损的就达100多宗。村里闲置荒废的“空心院落”不仅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硬伤”,也造成土地资源浪费。

  之前,也有个别村民将自家宅院出租。由于设施不完备、配套项目不完善,一间房一个月的租金仅500块钱。于是,王家坪村“两委”与平山林溪谷农宅旅游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任东海商量,打算做精品民宿项目,双方一拍即合。

  林家僻舍王家坪精品民宿项目的实施,创新农宅使用方式,盘活闲置宅基地。以不改变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为前提,宅基地的使用权、股权、建设房屋的产权,全部确权到户,保障户主利益。通过推行村民以地入社、按宅占股、以股分红机制,调动起村民参与的积极性。将农民闲置房屋这一“死资源”变成了“活资本”,农户将闲置的农宅入股变成“股东”,每年不仅可分红,在外打工的农民还能回到村里就业,成为挣工资的新型农民。

  “城里人来到王家坪村,可以享受慢生活,这里是最佳的避暑纳凉地儿。远离城市的喧嚣,带着孩子住到民居里,可以惬意地生活一两天。”任东海逢人便介绍这里的优势。

  在林家僻舍精品民宿项目实施过程中,以“休闲、养老”两大基调为主题,在注重保护传统村落风貌的同时,充分融入乡愁元素,外表“土味”十足,室内雅致不俗。这些民宿院落有一个公共餐厅,可提供早中晚三餐,而且每个四合院里都有单独的厨房,客人可以自己开火做饭。步入屋内,又是另一番气象——八仙桌、双人木床、席梦思床垫、独立卫生间、淋浴花洒等一应俱全,有些屋子里还保留了过去的火炕。

  这里的山格外绿,一派世外桃源景象。几万亩原始森林郁郁葱葱,野玫瑰、野丁香、金莲花、杜鹃花、毛金花、山丹花等近百种野花和无数种中草药,俯拾皆是。村子周边还有许多未被开发的原生态“景点”,如老鱼沟漩涡潭,深不见底,由山上泉水汇聚而成。

  “单纯有看的、吃的、住的,还不行,我们的目标是建设一个集民宿旅游、休闲养生、观光采摘、消夏避暑、农耕体验为一体的一流田园综合体。”任东海侃侃而谈,“只有让城里来的游客在这里住上两三晚,才能拉动消费,延长旅游产业链条。”

气候冷凉,大棚里的西甜瓜长势良好。  记者 吴新光 摄

  自2016年12月林家僻舍精品民宿项目建设以来,已投资1438万元,完成土地流转460亩,建成核桃种植采摘园100亩,苹果种植采摘园80亩,无公害番茄种植采摘园30亩,错季草莓种植采摘园20亩,有机蔬菜种植园50亩,错季食用菌种植产业园100亩,中药材种植园80亩,百合花种植园20亩,黑木耳种植园40亩。

  “村里七八月份有百合花海,令游客赏心悦目。西红柿、西甜瓜、哈密瓜这些有机蔬菜,全部是在合河口乡第一次引种。”正在大棚里侍弄瓜果的石家庄市农科院花卉所教授边光亚兴奋地说,“我们的高山番茄,从6月底结果,一直可以持续到10月份。手撕皮,里面就是沙瓤,连皮的内侧都是沙瓤,与平原番茄的沙瓤不一样,这个纯粹是老口感,几十年以前的口感。用的是滴灌,浇的是山泉水,施用的是有机肥,是从山西五台县拉来的有机羊粪、有机牛粪。当地的羊和牛都是散养的,吃山上的草,包括黄芩、党参、蒲公英、益母草等各式各样的中草药。”

  “我们还准备开发新的旅游项目,修建冷水鱼养殖及垂钓池,开辟山间观光道,还可以爬爬野山,享受野游的乐趣。”对于即将到来的夏季旅游旺季,任东海信心满满。

关键词:生态旅游,生态环境,冷凉气候责任编辑:颜楠